60万整成夜店王子,凭一张嘴成男公关顶流,如今连牙也敲掉重做?

还记得那个引发无数富婆和美少女组团去看的的男人(之一),日本男公关罗兰吗?

他今年因为疫情再次火遍全网现在却又凉凉?怎么回事?一起来看。

罗兰曾是日本男公关的顶流,最高记录日赚385.6w元(即6000w日元)收入,至今无人能破。

21岁就当上牛郎店董事,26岁从原东家独立,自己开店当爸爸桑(老板),妥妥的男公关界龙傲天。

不过他说自己出道的第一年,都是没人点单的小透明,饿得一天只能吃一顿。于是砸了64w人民币从自带凶相的体育系猛男改造成欧美系帅哥。

一口牙也敲掉重做。

又留了长发修饰脸颊,再加上堪比整形的日本化妆术,终于成了现在的精灵王子系牛郎。

乍看之下do得不错,可是近看还是一股充气硅胶感。

有了好看的皮囊后,罗兰又练成了土味情话+鸡汤金句的双重心灵大保健,从里到外收服女客人们。

遇到初次见面的客人时,罗兰会打开土味情话开关,“初次见面?我们明明在梦中已经见过两次。”

顶着一张王子脸,上来就是情话攻击,别说妹子了,搁谁都顶不住。

遇到不好意思来牛郎店的妹子,罗兰又会自然地安慰她们这一点也不丢脸,一周来8次都行。

好吧,这话还是挺暖心的。不过,罗兰当然希望妹子们一周来8次,毕竟这里进门就要氪金子。

除了温情安慰,罗兰还会时不时撩一下客人,说向她求婚会送很多礼物,最重要的是送上自己的姓氏。

最后再来一个wink,妹子们就会兴奋到进入狂暴状态。

大家能get到眨眼的美妙之处吗?可能挖酱不在现场,get不到他的强大电力,只觉得能尬得抠出一座精绝古城。

无论如何,罗兰真的凭着人工美貌与勾搭技巧,一路爬上行业Top,工资多到要用公文袋来装。

两百多万的豪车直接用现金买下。

有一套贵价的高层公寓外,还要租两个酒店套间,一间自己住,一间装衣服。

每天醒来要认真地看镜子,确认自己还是罗兰,没有魂穿到其他人身上,失去了这么美好的人生。

不过罗兰可能在顶峰呆久了,人开始膨胀。

今年新冠疫情初期时,他还树flag说不怕病毒,疫情影响不了他的生意。

实际发展却让他被打脸了,日本疫情反复,公关店又是密闭空间,空气不流通,牛郎们又要和客人亲密接触,感染风险就更高了。

曾经有段时间,东京新宿区每4个感染者中,就是1个出现过在夜店扎堆的歌舞伎町。

于是这次罗兰不敢头铁,宣布无限期停业。

员工一个也不解雇,可以去罗兰在其他行业的公司上班,也可以跳槽到牛郎店。

店会继续交租,等疫情过去就重开,让员工“有家可回”。

这个决定既考虑到员工健康,也交代了工作和店面的后续安排,感觉挺周到的,网友都夸罗兰有担当,是绝种好老板。

可还是有员工接受不了,diss罗兰当初说喜欢当牛郎只是口嗨,真出事了就马上关店,只顾自己的面子,不考虑他们的生计。

老实说还是要以安全为主,他们店里也试过戴口罩、用透明隔板分开客户和员工,但是这样像在做面试或探监的牛郎店,富婆们会想来吗?

还是先做好抗疫工作,在官方指引下等适合时机再开业吧。

而罗兰也确实像自己所说的,没有真的丢下他们,停业期间还带着牛郎们做视频刷人气。

他自己也积极拍视频营业,挖酱看了他在疫情期间一些分享后,必须给他盖章自律狂魔。

首先,为了避免自己沉迷手机,他给手机设定成凌晨3点~下午3点都无法解锁,如果要和外界联系,只能用另一台老人机打电话。

每天的生活也很规律,醒来就要做瑜伽,然后慢跑到健身房撸铁。

健身这事也不是三分钟热度,而是从三年前开始练,一步步从纤瘦小王子练成现在的“牛郎界首屈一指的肉体派”。

除了改造肉体,他还开始跟着菜谱学做菜。

恶补英语,争取有一天能录全英语的vlog。

又找了中文老师学普通话,因为想亲口和中国客人交流,“虽然店里有备翻译,但是我想有一天可以自己用中文对她们说‘谢谢你的光临’”。

不得不说,有着这种积极的营业态度,能吸到这么多迷妹是有道理的。

而这几年也确实有不少中国妹子去日本体验牛郎店,不过好不好玩就很难说。因为去年up主纳豆奶奶曾经探店罗兰,就让很多人看完瞬间粉转路人。

之所以会这么说,主要是罗兰的迷惑操作太多了。首先是罗兰作为牛郎,居然还要客人来等他。

见到真人后,纳豆奶奶说有点紧张,罗兰让她深呼吸几口,然后居然趁此刷起了手机……

见场面有点冷,纳豆奶奶说要点一杯酒,罗兰说让她定酒价,她随口说了个6块,罗兰直接回她:门口在那边。

纳豆奶奶假装气得要走,罗兰还真的不接梗就随她走,纳豆奶奶最后都愣住了:不用挽留我吗?

地铁老人看手机状,说好的高情商男公关人设呢?为什么最后要客人自己疯狂找梗搞笑。

于是被下结论,连纳豆奶奶这样的大up都被尬营业,更别说普通客户了。

加上又有网友爆料,罗兰要割中国旅客韭菜,日文介绍里初次进店并指名罗兰的话,费用大约是8k~1w日元,而中文版里光是指名费就要5w日元。

后面还坐地起低,把罗兰的指名费升到10w日元起,更让罗兰有争议性,后来被人撕才删掉这条微博。

还有懂行的网友补充,初次进店的价格未必像网上写的那么便宜,除了自己点的饮料,牛郎们的酒水、冰块和杯垫也要算钱。

所以说,见牛郎一面还真是的“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而且牛郎坑的不只是外国游客,不懂行的樱花妹也会被骗。之前有日本女性试过进了一家牛郎店,不到10分钟就被哄着点了三万多的酒(日元约60w)。

不过之前还能靠酒水提成赚钱,最近很多牛郎店停业,有些牛郎坐吃山空,甚至跑去客人家闹事。

有个牛郎向18岁妹子勒索4w日元,还说要放火烧光她的头发,吓得妹子报警找警察抓他。

让本有争议的行业在道德上又迫下一格。

而且别想着说抠比才觉得牛郎坑钱,有钱就可以随便玩,不存在骗不骗。

之前日本推特有个瓜,就是女歌手彭薇薇发推说去牛郎店进行“人生体验”,结果被网友们怼。

彭薇薇躺着就能赚CD版税,又有时尚资源,按理来说是个小富婆了吧,但是网友还是劝她玩归玩,不要过分沉迷。因为牛郎圈的水很深,一旦陷了进去,随时人财两空。

所以总体来看,男公关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行业,有罗兰这种聪明又自律的牛郎,也有用渣手段套路客人的牛郎,不过既然这是一个合法行业,也不必带有色眼镜看待他们,毕竟个例不能代表全部。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