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忆旧录||香港福布斯上身陷争家风波的女富豪们(2)

上一回我们聊到香港福布斯排行榜上两位又长寿又有钱的两大家族的老母亲。

富豪榜向来是男人的天下,香港福布斯上前五十名里84%是男性,就算是剩下的这 百分之十六的女性,也大部分不是白手起家,有人靠老公,有人靠老爸,归根溯源其实仍然来自曾经叱咤风云的上一代大富豪 。

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澳门赌王一家,赌王这些年缠绵病榻,事业交给家族年轻人,上榜的两位女富豪一位是赌王的女儿,一位是赌王的四太,颇具典型意义。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人性变得非常难以预计,就算普通家庭也有为了钱财闹得老死不相往来的亲戚,更何况是豪门呢, 巨额财富的诱惑,加上媒体全程追踪渲染放大细节,每一家都能单独上演一部溏心风暴。

▲ 重新放上这张女富豪榜大家回顾下。

今天这集让我们来聊聊排在女性第二的何超琼、第四的梁安琪以及第六的陈慧慧,谈谈家族争产的各种糟心事。

澳门赌王的“分燊家”事件

赌王四太梁安琪其实只比二房长女何超琼年长一岁,但前者是后者名义上的“小妈” (赌王名言是生了细佬哥的女人都是太太) 。

▲ 找到一张十分难得的同框照,那时的赌王还不用坐轮椅。

▲ 何超琼和梁安琪分列女性第二和第四位,家族里同样在榜的还有二房独子何猷龙。

▲ 作为赌王最宠爱的女儿,何超琼和许晋亨还有英皇杨受成之子杨其龙的过往情史请点这里回顾: 。

▲ 而从一介舞蹈老师直冲富豪榜前列,四太的上位史可以看这里: 。

2009年7月底,时年88岁的赌王何鸿燊在四太梁安琪家中跌倒撞到头部后接受了脑部手术,昏迷了6天才奇迹苏醒,当时的何家尚未对家族资产有具体分配,各房的争夺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 四房里原配黎婉华(左上)2004年已经过世,二太蓝琼缨(右上)是唯一合法妾侍,三太陈婉珍(左下)和四太梁安琪(右下)都未曾正式注册过。大家平日里虽然都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平静,但一旦触及利益可就大不相同啦。

先是2010年底,二房三房声称赌王将其持有的Lanceford股权转让给了两房人,此举引发四太的不满。

▲ 眼看着二三房摆明联手,势单力薄的四太只能寻求长房助力,但长房实在是爱莫能助。虽然媒体都说长房是“要钱不要股”,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不被重视,总之矛盾主要集中在二三房和四房之间。

▲ 赌王在1月5日出信质问二房二女儿何超凤为何自己的Lanceford股份会未经同意就变少,并且命令她48小时内亲自来大宅解释,否则就采取法律行动。

▲ 随即何超凤出示了早前有赌王签名的信件,大意是多谢父亲在赠送澳博股权给四太后,为了维持家庭和谐把澳娱股权分给了二三房,强调他对此次股权转让是认可并且确认通过的。

▲ 而赌王的代表律师高国峻则表示赌王一直意在四房平分澳娱股权,二三房的举动纯粹是抢劫。

▲ 随后三太出示了有赌王签名的声明,表示不会麻烦律师告上法院。但这份声明和上面那封何超凤出示的信件都因为笔迹颤动程度太大而让外界怀疑赌王身体大不如前。

▲ 三房又安排了赌王在大宅对着镜头“受访”,表明不需要律师高国峻的介入。但媒体皆认为这是念稿而非采访,赌王是否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是个谜。

▲ 结果还是在同样时间,赌王又重新召回律师声称自己被胁迫,而表示要控告二三房及相关公司。采访期间,他一度改口称一家人只要归还股份就不会上告,又说就想把事情搞大让何超琼无力招架,总之言辞反复。

而后被四太哄回家中的赌王重新将对二三房的控告提上了日程。

▲ 一时间,大量记者蹲守何家各个府邸,有人负责向媒体放料,也有人韬光养晦。二房四女何超仪和三房次女何超莲也不甘拜下风,不时在社交媒体抛出一两句冷嘲热讽,都能掀起众多揣测。

▲ 几房一度就平分Lanceford股权达成共识,而后又因为二房的推诿三太的缺席搞得磋商会议一波三折。最后何超琼考虑到自己是美高梅的法定代表,本身已经拥有一个澳门赌牌,还是妥协拿出澳娱股份中的6%分给四太。

▲ 争产案最后在各方斡旋调停下,以不向外界披露的和解告终。

▲ 直到3月8日,再次入院休养16日的赌王出院,四房齐齐现身,历时几个月的“分燊家”事件终于落下帷幕。

▲ 以何超琼为首的二房掌管信德集团和新濠国际,还有10.54%的澳娱股份。而四太呢,不仅保住了在澳博的利益还新分得了6%澳娱的股份。

▲ 2011年9月,赌王将手头仅剩的澳娱股份悉数给了四太,让她不仅是澳博的董事总经理更是最大的个人股东,股权市值过80亿,手头还握有各种商业大厦、豪宅物业,自然是身家不菲。

有人说年逾九旬的赌王才是做局者,他掌控玩弄了所有家人,看他们内斗而乐在其中,但名门望族真的愿意把家丑公之于众变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吗?

不管如何,随着分产落下帷幕,何家一夜间多了好几位跻身富豪榜的富翁,而靠手头资源如何最大程度地“钱生钱”才是他们思量的关键。

“棉纱大王”家姐妹反目事件

何家的争产案其实算是相当简单的,毕竟掌握大权的赌王决定着各方生死,还未发展成任由摆布的傀儡地步。

要说因为父亲的复杂爱情史,何超琼和四太维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尚可以理解,那南丰集团亲母女搞得老死不相往来的故事实在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 排名女性第六(全榜43)的陈慧慧(图右)是已经过世的南丰集团前主席陈廷骅(图左)的小女儿。

▲ 祖籍浙江宁波的陈廷骅出生于布商家庭,1954年来香港创办了南丰纺织厂,70年代稳执香港纺织业牛耳,一度成为响当当的“棉纱大王”,其后集团把业务重心移向地产业。

▲ 陈慧慧在1985年加入集团跟着父亲学习经营管理,备受重视。(这张图里的红衣女子是小甜甜龚心如)

陈廷骅的太太杨福娥,又名杨福和,两人一共就有两个女儿。要说两姐妹的共同点之一就是婚姻生活都不尽如人意。

▲ 姐姐陈慧芳(图左)早年不顾父母反对和一菲律宾男子Sabella结婚生了两个儿子,长居美国,后来离婚后改嫁给了一位叫Anthony Tang的先生,妹妹陈慧慧(图右)和Albert Cheung生了一个儿子(张世成)两个女儿,又离婚交了位律师男友司徒启瑞。

▲ 1998年陈廷骅获得中大博士学位时和全家的合影变成了美好时光的最后纪念,其后物是人非。

▲ 陈慧芳说他们全家也有过一段真诚相待毫无芥蒂的幸福时光。

▲ 80年代时,她每每带着孩子们回国探亲,全家老少齐聚一堂其乐融融。

港媒对陈慧芳的两个儿子都风评不佳,觉得南加州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她教子无方。儿子们学业拿不出手,大儿子甚至因为在美国曾16次触犯交通法规而被判履行社区服务。

▲ 小儿子在外公去世没多久就被拍到在夜店赤膊上阵搂女寻欢,和他当年乖巧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图左)。

▲ 相较之下,连大学都没毕业的陈慧慧倒是把三个子女都送进了名校。

由于陈慧芳长期生活在美国,陈慧慧就担起了接管公司业务的重任,她还把自己的三个子女包括男友司徒启瑞都塞进了公司的管理层。

▲ 南丰集团一位退休的老臣曾在媒体爆料说司徒启瑞并不受陈廷骅和太太杨福娥的欣赏,甚至觉得他有心挑唆家族内斗来尽收渔翁之利。

其实从1995年开始陈廷骅就出现了老年痴呆的症状,那时侯他就已经着手部署财产分配了。 姐姐陈慧芳说,本来一直在美国帮忙打理家族生意的她没打算跟妹妹争什么,直到2003年,父母 一通电话要求她回港协助。

▲ 已患阿兹海默的父亲说自己在一头雾水的状况下签了很多文件,还为了避税把资产全部转移给了妹妹。

▲ 结果回港的陈慧芳被妹妹安排在公司坐冷板凳毫无用武之地,还被限制和集团手下员工接触。

▲ 而说好父亲赠予她的农场被陈慧慧以未定期偿还利息而追债,姐妹俩嫌隙横生。

▲ 2004年8月,陈廷骅眼瞅着小女儿不肯把一半的股权分给长女,只能对财产作出重新安排,他向长女陈慧芳和幼女陈慧慧各分45亿,再由她们各拨其中15亿给母亲杨福娥,故母女三人平分所得为30亿。

陈慧芳一直对妹妹宁可决裂也不愿姐妹共事而深感不解,她跟母亲一样认为陈慧慧被身边人谏谗言所利用。

08年,陈慧芳要求加入“陈廷骅财产监管委员会”以此来参与管理父亲财产,母亲杨福娥也要求查账,但都遭到了陈慧慧的反对,此事变成了决裂的导火索。

▲ 同时,已被颁令“无行为能力”的陈廷骅把权力彻底交棒给了小女儿,由她出任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剧了母女三人间的矛盾。

2009年12月,年过八旬的杨福娥向已经结婚60载的老公提出离婚,对外理由是陈廷骅因为失智对身边女性毛手毛脚,但消息人士指老太只是想作为配偶用离婚来保住一半的身家不被女儿拿走。

▲ 紧接着,她又控告陈慧慧误导了陈廷骅并且隐瞒了所分资产升值将近一倍的事实,导致作为母亲的她只拿到了13亿,是赤裸裸的“利用信任侵吞资产”。

▲ 母女俩剑拔弩张,但外界普遍认为与其说是母女对峙,不如讲明是姐妹相争。曾经母女三人并排而坐的温馨画面一去不复返。

2011年,杨福娥和陈廷骅同意按“分居一年”原则离婚,并就财产分配达成协议,据悉杨福娥获得百亿现金,但母女对簿公堂尚未结束。

▲ 精神状态每况愈下的陈廷骅被拍到在一帮人包围下现身街头。

▲ 而杨福娥也在2010年的一次中风后身体状况一落千丈。

▲ 2012年5月陈廷骅因前列腺癌住院,陈慧芳被拍到一日四次奔赴医院忧心忡忡。

据媒体报道,姐俩在父亲的医疗安排上依旧有争拗,陈慧芳为妹妹宁愿延误病情也不肯及时采用她从美国求来的药救父而深感痛心。

▲ 1个月后,陈廷骅离世,尚有百亿家产待分。

随着陈廷骅的离世,姐妹彻底决裂,母女三人的战争也算正式打响了。

▲ 已经变成前妻的杨福娥未出现在葬礼现场。她因为轻微中风需要经常往返医院,而陈慧芳则被拍到每日来回奔波在大宅医院之间,又有媒体爆出陈慧慧不去探望母亲只知道开派对,还故意装修大宅来打扰母亲清静。

▲ 对此她的解释是,自己送去的汤都被姐姐倒掉了。虽然姐姐一再说母亲看见她会不高兴,但她依旧有派子女前去探望,绝非不忠不孝。

▲ 陈慧芳又接着放料说自己从未阻止妹妹前来,是母亲连长得跟妹妹像的看护都直接拒绝录用。亲母女的关系能搞得如此之僵也是很夸张啊。

2016年,杨福娥告女儿案一审胜诉,法院判陈慧慧需要多出80亿或者交代账目明细。

▲ 法官对陈慧慧的评价极低,认为她在审讯中中伤胞姐,捏造对母亲的指控,还认为是胞姐教唆母亲提告。她的言语措辞都透露着不想让陈慧芳从遗产中获益。鉴于陈慧芳的供词更有理有据有说服力,继而拒绝接受陈慧慧一方提出的无理指控。

▲ 对此结果,陈慧慧不服提出上诉。

▲ 眼瞅着她这些年穿衣打扮连神色都多了份从容,也许这就是金钱带来的底气吧。

▲ 一审胜诉后,陈慧芳代母接受采访,她强调自己从来都不想分家,更说曾向胞妹写家书厘清利害关系,忠告她不要为他人所用,可惜对方不予置会,两人处事方法南辕北辙注定要分道扬镳。

比起姐姐向媒体诉苦,陈慧慧倒显得十分缄默,不过为了更好地打官司,她以身体健康为由辞去了原有职位,只担任无行政职能的荣誉主席。

▲ 她安排儿子张世成(图右)出任CEO和董事总经理,由伏明霞的老公,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图左)出任集团主席。

▲ 2018年,南丰集团跟随李超人的脚步在英国大刀阔斧地买地买楼,花7500万英镑(约合6.4亿人民币)买下了这栋90 Queen St,实现每年在英国买一栋楼的小目标。就是不知眼瞅着李超人投资英伦资产缩水严重,南丰这边是赚还是赔了呢。

▲ 与此同时妹妹陈慧慧也没闲着,她在上诉过程中又另起诉状,告母亲杨福娥违反离婚和解协议,未能支付居住父亲大宅的开支,合计818万。

▲ 要知道2014年再次中风后,杨福娥已经被认定“无行为能力”,饮食起居均要由人照顾。已经继承千亿帝国的陈慧慧依旧在和年逾九旬的亲生母亲战斗,可见亲情早已荡然无存。

争产案至今已经10年有余,母女三人的关系也僵持了整整十年。

▲ 陈慧慧曾经一度想把姐姐加入诉讼被告人,结果被法院拒绝。

▲ 而今年二月,杨福娥去世,终年92岁。

老太虽然过世了,争产案却不会就此结束。毕竟姐姐陈慧芳是母亲百亿财产的继承人,姐妹俩的斗争还在继续。至于到底谁占理,外人真的看不透彻。

▲ 曾经一家几口欢聚一堂的画面终究是不复存在了。

说完棉纱大王一家的故事,来聊一位虽然没上榜却轰动全港的争产案主角,罗杜莉君,鹰君集团创始人罗鹰石的遗孀。比起 杨福娥 只用和一个女儿斗气,罗老太简直是挑起一人舌战群雄的大梁。

▲ 鹰君是家香港上市的地产公司,旗下比较知名的项目是朗廷酒店集团。

▲ 罗鹰石以自己的“鹰”和妻子杜莉君的“君”命名了集团。

▲ 罗家唯一排在福布斯的是四子罗康瑞,也就是霍震霆前妻朱玲玲(图右)的现任老公,两人当年的恋情轰动香港和上海的社交圈。

▲ 朱玲玲曾被公认是最美丽的港姐,1978年9月25日,年仅二十岁的她与恋爱了九个月的男友霍震霆结婚,霍比朱年长十来岁,婚礼轰动一时,

▲ 朱玲玲为霍家开枝散叶,生下三个儿子。

▲ 2000年后,朱玲玲离开霍家的消息不断,2005年,她宣布离婚,不久即与好友罗康瑞结婚,婚后感情很好。

▲ 再婚后高情商的朱玲玲与两边的子女都保持良好的关系,霍启刚与郭晶晶的婚礼也由她主持大局,疫情期间还和老公一起帮继子找婚房。

说完朱玲玲的故事,我们再说回罗家的发家史。

罗父罗鹰石,1913年出生,祖籍潮州普宁,早年跟随父亲在泰国经营土产、洋杂、布匹生意,25岁时带着部分家族生意来香港闯荡。像所有同时代的富豪一样,他抓住了50-70年代香港地产的热潮,于1963年创办了鹰君地产集团,1972年上市。

▲ 罗太一个人生了九个小孩,绝对是豪门开枝散叶的表率。罗家六子从大到小排是罗孔瑞、罗旭瑞、罗嘉瑞、罗康瑞、罗鹰瑞和罗启瑞,三女分别是罗慧端、罗鸿璇、罗慧琦。罗老太不仅要负责给九个子女准备便当,还要开车送他们上下学,简直是“英雄母亲”。

▲ 按照长子继承制,罗孔瑞原本被寄予厚望,他协助父亲在集团里主管建筑项目;而次子罗旭瑞则负责公司的金融业务,靠着精湛的股坛狙击技术,他在1980年将富豪酒店分拆上市,又收购永昌盛改名为百利保投资,让鹰君成功拥有了三家上市公司在手,家族财富大幅飙升。而三子罗嘉瑞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医学博士毕业后留在当地做心脏专科医生,后在父亲要求下回港协助打理家族生意。

1983年香港曾经一度因为回归消息而引发地产大跌、股市低迷。当时刚刚并购富豪、百利保的鹰君大受影响,急速扩张带来了沉重的债务。

▲ 不舍得壮士断腕的罗旭瑞1984年联合外人敌意收购富豪和百利保,另起炉灶。虽然他事后多次强调这是为了帮助家族企业度过难关,牢牢保住来之不易的酒店产业,可惜父子间嫌隙已生。

▲ 虽然90年代父子俩被拍到冰释前嫌,但外界依旧揣测他沦为罗家的“外人”。

祸不单行,正值股价狂跌,长子罗孔瑞又被控告“涉嫌行贿莱斯银行职员,讹骗254万港币的贷款”,之后初审被判入狱3年,直到上诉后才免除了牢狱之灾,但也因此让家族蒙羞,失去父亲信任。

▲ 大儿子罗孔瑞可以说是一生庸庸碌碌,在母亲杜莉君口中,他是被弟弟赶去美国毫无实权的可怜长子,连他的儿子作为长孙也在集团里毫无立足之地。

▲ 他的一脉唯一值得称赞的有位漂亮女儿罗宝盈,一婚嫁给了东亚银行李国宝的儿子李民桥,二婚嫁给了美心集团太子爷伍伟国。

▲ 为了杜绝分产事件再次发生,1984年,罗鹰石和太太罗杜莉君设立了罗氏家族信托基金。

▲ 九位子女均是受益人,包括和父亲一度关系破裂的罗旭瑞。

▲ 四子罗康瑞1971年问父亲要了10万块钱就自己出去单干创立了瑞安集团,由于早早进入内地市场,凭借上海新天地等一系列项目身家暴涨,他有着“上海姑爷”之称,相对而言,他在争产中比较置身事外,因为他的事业全是自己一手一脚干出来的。

▲ 五子罗鹰瑞是香港著名的心脏科医生,一直没有参与家族生意而只负责贴身照顾父母。

▲ 可以说,整个鹰君集团之所以能熬过80年代的金融危机,重振雄风,都离不开三子罗嘉瑞在过程中的运筹帷幄,他也就理所应当地继承了父亲的主席之位。

▲ 比五哥还小7岁的罗启瑞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回港,此时家族里已没有他太多的立身之处。

▲ 父母疼小儿,心疼小儿子的罗鹰石便把公司刚收购的孙福记(后改名叫新福港)交给他打理,让他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主席。可以说这位小儿子挑起了罗家日后大部分的鸡犬不宁。

2006年,罗鹰石离世,享年93岁。他留下了600亿的资产,委托给汇丰银行作为家族信托基金的受托人。随着彼此资产悬殊的扩大,表面看上去相安无事的亲友们实则波涛暗涌。

▲ 2015年,独揽鹰君大权的罗嘉瑞试图把自己的长子罗俊谦(图左)引入董事局,此举遭到家族成员的反对,纷纷认为他太过年幼资历不足。

而此前在二级市场不断增持公司股权的三哥罗嘉瑞则放言自己可以以最大股东的身份炒掉所有反对者,此言一出众人不安。 年近百岁的罗老太因为担心长子嫡孙的利益,也担心幼子罗启瑞在公司的地位,遂要求汇丰增持公司股权,以维持家族信托作为公司最大股东的身份。

▲ 但由于她发出的指令反复,双方在沟通理解上出现误会,罗老太怀疑汇丰偏帮罗嘉瑞,一气之下要求状告汇丰撤换其作为家族基金受托人的身份。

▲ 同时她从和三子五子同住的豪宅里搬了出来,前往了二子旭瑞所在的富豪酒店顶层复式。

▲ 一场以百岁老母领导的遗产争夺战拉开序幕,九位子女全数参与其中。

▲ 三子、四子、五子加上后来疑似临阵叛变的长子作为一个阵营,身家逾860亿,而母亲那方只有二子旭瑞和六子启瑞,可谓输人又输阵。小儿子罗启瑞的新福港而今市值只剩8亿,难怪要拼命为母出头了。

大战一触即发,先从舆论打起。

▲ 罗老太展示了一封给三子罗嘉瑞的信件,细数他的过错。字这么大,真的是想表达给三子看嘛?恐怕是有心人写好给罗老太参阅的吧。

▲ 紧接着,罗启瑞被踢出董事局。又传出五子罗鹰瑞和弟弟罗启瑞向来不合,甚至曾经刀刃相见的新闻,而三哥罗嘉瑞则说弟弟欠集团租金超过60万未缴。

▲ 但看他信誓旦旦对媒体说自己可以一分钱都不要的。

▲ 但转头又安排了年届98岁的罗老太和各家媒体一同吃饭谈笑风生,顺便放料。

▲ 罗嘉瑞和罗鹰瑞控诉二哥罗旭瑞拥有的富豪酒店阻止他们搭乘电梯探望母亲,有挟持母亲给她洗脑之嫌。

▲ 二儿子罗旭瑞则反驳说没有阻止任何人见母亲,是罗老太自己不愿意见。顺便又给母亲安排了个记者对谈,放点新料。

▲ 而一直在内地忙于工作的罗康瑞也首次发声,直言现在家族风波闹到世人皆知真的是可悲可耻,他希望兄弟们(特指二哥六弟)想想要不要把年近百岁的母亲推到上法庭的局面。

双方放话显然没能让争端平息。2018年5月,鹰君争产案在高院正式开审,罗老太作为原告以百岁高龄出庭作证,一连五日接受盘问,甚至上午要作供2小时,下午1小时,着实辛苦。

▲ 记者说她在庭上回答法官关于今年是几几年的问题都有稍许吃力,正坐实了四子罗康瑞说的把母亲推上法庭居心叵测的论断。

▲ 而且为了避免跟几个儿子攀谈,老太身边都有大阵仗保镖迅速把她推走离开。

同年11月,罗老太举办百岁寿宴,一家人竟然没办法齐齐整整一同吃饭而是各自为阵。早上由长子携三子、四子、五子去富豪酒店斟茶祝寿。

▲ 晚上则由二子罗旭瑞、六子罗启瑞和次女罗鸿璇安排寿宴。

▲ 两个儿子还上台耍宝为母亲献唱一曲。

▲ 罗老太打扮精致,以绿宝石项链配绿宝石戒指,彰显富贵。不过据在场嘉宾透露,老太全程未展笑颜。

2019年5月22日,高等法院裁定罗老太败诉。

▲ 小儿子启瑞又改变说辞,表示全部子女应该回心转意考虑母亲的感受,放弃官司支持妈妈。

不过眼看着这种说法并不能带来公司股权的再分割或者其他利益,6月20日,他继续支持母亲重新上诉了。至于后续会有什么新进展,我们且看着吧。

▲ 就像罗老太自己在各种采访里提到的,全家搞到母子母女反目都是因为钱,到底是被人蒙蔽受人挑唆还是真的有子女行不孝不悌之举,只有罗家人心知肚明了。

富贵是试金石。在故事里,每个人对欲望的处理都可以考验人性,也可以看出人间百态。

其实不管是富豪还是普通人,都有为了小到几十万大到几百亿的财产反目成仇的故事。财富使人疏离倒变成一种常态了。

虽说“聚散流沙,有利则聚,无利则散”,普通富豪们单纯为了利益尚有撕破脸后重归于好的可能性。但一旦扯上兄弟姐妹亲情,反倒是难上加难了。毕竟越亲近的人越知道向软肋痛下杀手。只要利害关系足够严重、彼此积怨够深,任何感情都可以被搬上法庭做赤裸裸的展示。

对富豪们来讲,他们会成立家族信托来让子孙后代都尽可能享受到从生到死的照顾,并且还能让财富延续。尤其是强者云集的地产界,只有合纵连横才能长居不败之地,争产分产往往会闹得不可开交而让后来者有可乘之机,实在是并不明智。可惜,遗嘱、家族信托,可以管理财产却永远框不住人心。

自身能力超群的富家子往往最不计较分到财产的多寡,毕竟只要手握资源就有钱再生钱的能力。反观那些斤斤计较的,一世都无法抛开家族的荣辱,都是能力有限,渴望在家庭财富中分得更多的人。

再回看故事里的三位老人,无论是赌王也好,还是纺纱大王也好,亦或是房地产老板娘也好,他们年轻时全都英明睿智,但是人毕竟顶不过一个“老”字。

当然,也有极少一部分睿智的老人一直精灵到人生最后一刻,但大部分人老了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意识会糊涂,行事会反复,趁清醒把家产分清楚,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但如果控制欲还很强,还自信自己对场面的 绝对掌控,存在感还很强,再加上各怀心事的后人,就会出现各种问题。

眼瞅着赌王从19年年初住院至今,杨福娥过身后陈慧慧姊妹的财产分割待定,还有罗老太已经102岁了还要继续上诉。只能说,豪门争产的无硝烟之战,其实和年龄无关,和几代人的欲望还有对欲望的把控息息相关。

说起来都是“钱”的错,其实折射的是人性里最黑暗的那一面,所谓贪字难过,欲字无平,人生最难过的一关,其实是心魔。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