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犟嘴了是不是?

《演员请就位》 第二季才播了两期,就已经让无数存在即合理的网友们啧啧称奇。

有人对拔丝吻戏感到恶心,有人佩服尔冬升的耿直发言到五体投地,而有的人在研究怎么跟郭敬明吵架才能吵赢。

前有天津郭老师在相声台子上旁敲侧击,后有沧州郭老师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哭唧唧。原来看他俩也就图一乐呵,真要整活儿还得看自贡郭老师犟嘴搞综艺。

郭敬明,有点东西。

公元2020年10月10日,是我们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一和自然辩证法创始人恩格斯诞辰200周年纪念日。

然而在这样特殊而值得热烈庆祝的日子里,我怀着三分猎奇七分敌意打开了《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在郭敬明与李诚儒的至尊battle中,我品到了自然辩证法的奇诡异化痕迹。

是这样的。

《演员请就位》是一个新老演员用演技相互厮杀的竞赛类节目(本意如此),可以让一些新人迅速崛起,也可以给一些处于尴尬期的腰部演员回炉重造的机会。

在这之前,40个参加节目的演员要由制片人们来评定等级,换句话说就是评定这些演员值多少钱。 这是一个非常冷酷的市场逻辑,就跟卖猪肉差不多。

这一季请了四个导演。陈凯歌、尔冬升、赵薇、郭敬明。这四个导演分别代表了四种不同的选角逻辑。

从先导访谈里可以看出来,陈凯歌更偏向电影艺术创作的考量,毕竟是一个大祭司级别的导演;尔冬升在香港电影市场被锤炼多年,更能明白如何平衡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关系;赵薇是演员出身,更偏爱真诚的演员,而非技术流;郭敬明嘛,他看 直觉 ,over。

“更多的是一种直觉。”

导演干什么呢?他们手上有8张S卡,可以增加演员晋级的权重。面对40个演员,但凡存在比较合理的人都能明白,这8张卡要给得适得其时、适得其所、适得其志,不能乱用。 换句话说,导演的评判某种程度上是在验证冷酷的市场逻辑是否恰如其分。

还有一个坐在旁边点评的老师,李诚儒。李老师干什么呢? 捍卫表演的纯洁性。

本来分工明确,然而,演员才刚刚试水,裁判席先吵起来了,是郭老师vs李老师。

去年第一季的时候,郭老师拿出《悲伤逆流成河》献祭给演员,本以为是自己的得意作品,没想到李老师以地铁老人的表情看完之后开始以点带面,怀疑起当代年轻人的观影品味,就这?

其实郭老师拿出一部喊着揭露校园暴力的噱头去大搞多角生死恋的青春痛经电影已经算是客气,要是一上来就让李老师品鉴《小时代》的撕逼大场面,估计李老师要经脉逆流成河。

到了第二季的battle,起因是俄罗斯混血浓颜小帅哥何昶希尬演一场《陈情令》,尬到能让人脚趾托马斯回旋360度抠出三室一厅。本来小何学的唱歌、搞的男团,不会演戏很可以理解,回去默默深造一段时间就好了。

然而,郭老师给这一个演戏让人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的何昶希一张S卡。why? why? why? 郭老师,给你一万张S卡,发给那些淋雨的竹杆杆好不好?

陈凯歌直呼(英文): “这太让人惊讶了!!!”

李老师惊呼: 啥玩意儿? “我不喜欢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的各种做法。” 说得很委婉。接下来李老师忍不住揭露了一下郭老师不能“逻辑自洽”的言论。

郭老师只好无奈地重复上一季就已经讲过的废话: “你可以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是还是请允许它的存在。”

把谈论对象从“无可救药的演技”这一子集替换成“李老师不喜欢的东西”的超大集合,从而滑向道德批判的角度。这种偷换概念的郭氏辩术,也就郭老师能融会贯通,大概诀窍就是“遵从自己的内心”。 呐,这就是诡辩的唯心主义。

是是是,我不喜欢💩,但我还是会允许💩的存在,就是不冲洗干净熏得慌。

郭敬明,犟嘴了是不是?

《演员请就位》还有没有更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后续,我不晓得。但是郭老师的前半生早就战绩累累。

很多年前,郭敬明刚刚学会用小说挣钱的时候,怀春的少男少女们依靠过于坚强的意志脑补出郭韩十年上海绝恋,一个假上海名媛和一个真上海土著相爱相杀的绝美爱情故事。在这个故事里,郭敬明自然而然地处于弱势,弱不禁风,需要大大滴保护起来。

知名网图,p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我们就发现郭老师只是身高上的矮子、思想上的巨人, 巨会兜圈子

2013年,郭敬明和许子东、窦文涛在《锵锵三人行》侃侃而谈。你以为这是一个郭老师可以好好说话的节目,但是当窦文涛问到抄袭问题,他先做一个摸鼻子的紧张动作,然后说了一堆没有关键词的东西给蒙过去了。

当问到为啥他的小说那么受青少年欢迎,他又说了一堆概括不了的话;问到他怎么回应“拜金”问题的时候,他说时尚是他的兴趣爱好,把“拜金”这个问题又巧妙地回避了。

高,实在是高。

谈到最后,郭老师大放阙词“书天生就是商品”让中文系教授许子东有多么无语就不提了。

2016年,郭老师和魏教授在《最强大脑》上对线,应该很多人都还尴尬得如雷贯耳、脚趾骨折。

郭老师咄咄逼人的气势,丝毫不给对方辩驳的机会,甚至让刘强东先生意识到“啊这个节目发言要抢的”。

郭老师对人体脑力的科学认知也许是菜鸡,但吵架技能是毫无疑问的至尊王者。 谁掌握了郭氏辩术,谁就掌握了宇宙的话语权。

说到这里,大家伙儿不禁开始好奇:凭着郭氏辩术去舌战群葩,怎么着也能在《奇葩说》称霸十季是不是?

但是郭老师 不敢

这就要谈到一个一直没有视频资源而只有文字版的央视节目,《文化访谈录》。这个2005年的节目已经快要变成都市传说了。

节目的主持人是马东,对阵时年22岁风华正茂的郭老师。

当时郭老师才写了两本书,一本是《幻城》,另一本是《梦里花落知多少》。接受这个访谈的时候郭老师深陷抄袭庄羽《圈里圈外》的风暴中心。

当然马东并没有一开始就戳他痛处,而是一步一步下套,让他前言不搭后语。郭老师一时说小说都是自己的生活体验,一时又说是朋友告诉自己的东西,完了又说是听音乐、看电视剧道听途说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郭老师慌了,借口上洗手间,跑了。

love&peace

这个访谈有多精彩呢?郭老师就连最喜欢什么书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绕一大圈说:“最喜欢,其实还没有最喜欢,我就是一段时间对某种东西特别喜欢,然后过段时间又对某种东西特别喜欢。”

到底喜欢啥?

噫吁嚱!可惜只有文字版。

十年之后,郭敬明面对易立竞一样的灵魂拷问,不停喝水喝水喝水,已经算是从容不迫😌。

回到《演员请就位》这个节目。

其实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运作规律,比如你绝不会带对象去自己端盘子的饭馆约会,比如桃厂不在北戴河生产罐头,比如拍电影的只要挣到了钱就挣到掷地有声的话语权。

尔冬升在先导访谈里就讲到了话语权的问题。

话语权不是独裁权,这其实是一个分配的问题,之前采访宁浩的时候他说“分配问题一直都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拍戏涉及的分配对象太多太多了,导演、演员、摄影、资方等等。而自从有了所谓电影市场以来,毫不意外地总是投资方有更强势的话语权。演员就像是排列整齐的商品,等待被支配。

有钱真喺大晒。

陈凯歌说他很高兴有《演员请就位》这样的节目,这个平台给了很多人一个冒头的机会。确实,尤其是对于比如倪虹洁、黄奕这样的尴尬期演员来说,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曝光机会。

陈凯歌又说,他不愿意看到一个S级演员在这个位置上被压力压垮,而更希望看到一个B级演员大放异彩。这是什么话?这跟老板给你100块钱让你去做1000块钱的活一模一样。难道不是“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吗?

没有跟陈凯歌抬杠的意思。恰恰相反,指出这一点是想让大家睁大雪亮的眼睛看看, 这节目得有多残酷才把人逼出这样纯粹聊以自慰的看法来。

所以说这是一个综艺,综艺被资本话语套得死死的,你奢求在一个资本操作的语境中去谈演技、谈创作、谈艺术,无异于刻舟求剑,缘木求鱼。

看一乐呵就好。

当郭老师公然玩弄规则,拿着S卡,操着散装英语,去跟一个〇基础〇经验〇天分的“演员”解释“S” for surprise, seed, special的时候,千千万万人拳头硬了,也正中节目的下怀。

郭老师任性吗?忒任性了。

谁给他任性的资格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锵锵三人行》中,许子东的话让很多人误以为是在讽刺郭敬明,其实是在说一直以来我们都不能很好地解答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与传世经典之间的矛盾距离。

困惑得扶眼镜

本以为郭敬明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能从他身上找到答案。结果还是不能。问了隔壁x博士全员社会学家,还是不能。

So be it.

私以为,掌握了宇宙究极话语形态的郭老师绝对不能浪费这份老天爷赏的饭,怎么着也得凑一桌:

于正写剧本,郭敬明导演,毕志飞监制,仝卓主演,搭建一个超级梦幻剧组。

开个玩笑。

事到如今,我只想用一句朴素又扎实的话语来结束今天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时光:

“,”type”:”text”},{“data”:{“duration”:110,”bigPosterUrl”:”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E35D9168A9EB627006382F27F9788B0048E17B5F_size19_w640_h368.jpeg”,”attachmentType”:”video”,”guid”:”8a0be686-5c8b-4455-8de4-2815ff569cec”,”attachmentId”:”8a0be686-5c8b-4455-8de4-2815ff569cec”,”mobileUrl”:”http://ips.ifeng.com/video19.ifeng.com/video09/2020/10/13/p37505142-102-9987636-161537.mp4″,”title”:”郭敬明,犟嘴了是不是?”},”type”:”video”},{“data”:”

设计/视觉:YAN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