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连续三天“云课堂”,知识点都在这里

“在经过疫情之后,电影人应该具备新的反思,对人性,对社会,从这个角度来说,正在读电影专业的同学们,你们正站在历史的交汇点,即将带着创痛、经验和记忆开始未来的电影生涯。”4月13日至15日,导演贾樟柯以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的身份给该校学生们连上三天网课。

每课时长三小时,贾樟柯从创作者角度分析了自己的《小武》《三峡好人》《江湖儿女》等影片的创作经历,同时勉励参加直播的同学们,“你们是属于疫情之后这一代的电影工作者,在未来五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你们不一定要去拍摄疫情,不一定要拍摄这段生活,但是要拍摄出这段生活带给我们对于人性和社会的反思”。

对于疫情,贾樟柯表示,“今天我们面临非常严峻的历史时刻,疫情过后,这个世界上的导演可能会分为两种,经历过疫情的和没有经历过新冠疫情的,我们现在身处其中,还完全没法了解这个劫难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甚至还没有一种历史的意识,意识到我们身处艰难之中。有句话叫‘国家不幸诗家幸’,这句话的背后,是指经过疫情之后,电影人应该具备新的反思,对人性,对社会”。

他提醒同学们,很多人会觉得创作是一个感性的过程,但直觉往往会走歧路,会泛滥。所谓的职业性就是当你要做一个决定时,你需要有反思的能力,有确认人物的能力。“确认的依据就是你应该建立一个完整的属于自己的语言系统,而每一部电影的语言系统应该是清晰的”。

贾樟柯在家拍摄短片

他尤其强调学生们要开阔自己的社会视野,“重要的不是故事讲述的时代,而是讲述故事的时代,你与身处的社会怎样进行互动,你的电影是否具有开阔的视野,这个是中国电影一直需要克服,一直需要往前走的。”

在分析自己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作品《三峡好人》时,贾樟柯透露,这部作品当时是临时起意之作,事先并没有很缜密的策划,甚至当时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同期拍摄的纪录片《无用》上。他认为,有些作品自己筹备多年才拍摄,但像《三峡好人》,只要灵感来了,马上就可以开机,而且在质量上也不逊色于后者,“最主要的是有话说,有观点表达。”

在分析《江湖儿女》时,贾樟柯承认,影片借鉴的类型是自己年轻时深受启蒙的港产黑帮片。同时,从《小武》到《江湖儿女》,他最开始启用的大部分都是非职业演员,到了后来,他逐渐跟职业演员们合作,这个过程让自己对于表演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课后,贾樟柯现场给学生们布置了作业,他要求学生拿起手机和电脑,及时记录下自己当下的生活。“我们正身处宏大的历史事件中,完全不需要刻意寻找宏大的社会视角,你完全可以从捕捉自己的感受开始,在自己的生活细节去中找到你构思的支点。”

对于过去这两个月的感悟,他引用白居易《我身》中的诗句来形容,“通当为大鹏,举翅摩苍穹。穷则为鹪鹩,一枝足自容”。

这期间他一直在写作,准备在2022年出版《贾想3》一书,目前已经写了十四篇文章,几万字,其中包括“类型中的作者”“重回默片精神”等主题。

在家期间,他看的最多的就是自己监制的三部新片,宋方执导的《平静》、鹏飞执导的《又见奈良》、王晶执导的《不止不休》。此外,他还在家用一部手机、一台电脑拍摄了一部短片,演员是他的爱人赵涛。

4月14日,他在微博上透露,他创办的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计划于今年‪10月10日至19日‬举行,目前筹备进展顺利。“在此困难时刻,我们的策展、选片、设计、物料制作、活动统筹及商业合作等工作仍然在有序进行,我们会为‪10月10日‬如期开幕,做好我们能做的工作”。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