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新世代女孩观察样本,“甜”只是她们的伪装色?

这几天在看一档热门综艺节目《创造营2020》,其实本身是为了放松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看一看漂亮小姑娘,养眼、养心。

没想到一看就停不下来,尤其是刚刚播出的第三期,好看、激烈。女孩们的首场竞演,个个都使出了最大的能量,全副武装火力全开。

其实从第一期到第三期,她们的每一个团体表演,单独拎出来都是一个相当完整、有水准的作品。

▲帅的、甜的、美艳的、幽默的、元气的,各种风格,应有尽有。

第一个感叹,“女团”这种形式果然是舞台表演中最抓人眼球的,它是对人类的青春、活力和美的高度凝练。从视觉上来讲,它把人的一生中最好看的那个时段浓缩成几分钟的作品,展现给你看。

而且她们成团出现,气势恢宏。扑面而来的蓬勃力量让你不舍得移开眼睛。我一直在想,如果是现场观看,那将是怎样的感官愉悦。

第二个感叹更为深刻。

这些女孩们平时看起来都像是一颗颗甜甜的糖果,可一到了舞台上,怎么都刀光剑影的。那种势必要赢的决心、那份孤勇和决绝,也是让屏幕前的我一阵阵震撼。

这是甜妹子吗?这都是一个个长成美女的战士吧!

‍《创造营2020》其实是个很有趣的节目,我会把它当做观察年轻人的样本。站在台上的女孩,在同龄人中都是耀眼的,她们差不多代表了如今年轻人的向往和期待。

她们是得到过上天眷顾的一群人,拥有最漂亮的外形,她们的舞蹈、嗓音、脸孔和身材,都是美的、闪光的。可是,打开“甜”的外衣,其实里面隐藏了更多特质……

这些特质是什么呢?这档节目里有很多线索。

我很喜欢观察女孩们在各种各样状况下的反应,喜悦时、压力时、濒临崩溃时。我发现,在“甜”的外表下,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从不允许自己陷入到被动的境地,即便是在谷底,也要一直主动出击。

一代女孩有一代女孩的特点,2020年,现在的女孩们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第一,“美”不再是最厉害的武器,曾经刻板的性别概念已经逐渐模糊。

《创造营2020》的女孩们当然是美的,她们经过选拔,凝练了各种各样的美。

你会在其中找到所有关于漂亮女孩的形容词,可爱、清纯、安静、活泼、惊艳,她们搭配最精致的妆容,连每根发丝都精心武装。

▲第一期亮相的刘些宁,让我知道什么叫“连头发都会跳舞”,看美女甩头发可真好看啊。

可这种美,对她们来说仅仅是一种符号而已,或者说它只是某一个“专业加分项”,而她们的核心竞争力,绝不是只有美。

有一些小细节。

在所有的团体中,当然有一两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也有一些相对来说不那么惊艳的女孩。可在她们眼里,长得美这件事并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她们会自发地找到各自的分工。

跳舞好的,就做舞担 (舞蹈担当) ,唱歌好的,就做vocal担当,长得漂亮的呢,就要负责多一些表现力和感染力,大家各司其职。

总体来说,她们呈现出一种极理智的状态。美,当然很好,但我不会过分地追逐它,不会因为自己不美而失落,更不会因为别人长得美而更加羡慕,甚至嫉妒。

在所有女孩的采访中,能让她们产生羡慕的,只有一种类型:

所以,实力是什么呢?

是舞技纯熟,是歌声优美,是台风稳健,是表现力强大。这些东西恰恰不是天生的,而是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逐渐淬炼出来的。

对于“美”这件事,女孩们展现着更超脱而潇洒的姿态。我发现,她们对于美的理解和定义也跟以前不太一样。

在相当漫长的东亚历史文化中,“女孩”这个群体曾被赋予了很多标签,要柔弱、要天真、要温柔、哭一哭梨花带雨更惹人怜爱;但是创3女孩们就不再是这个样子了。

记得有一次团队拔河比赛,黄子韬说“我要选个有力气的,体格大一点的”,女孩们纷纷举手,露出肌肉,说“我力气大,选我”。

她们毫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显得不柔弱了,她们心里想的仅仅是帮助团队获胜。谁说女孩非要柔柔弱弱呢?怪力少女也是美的吧!

而且这种“毫不在意”是发自内心的,这背后其实代表了更宽广的格局、更开放的教育、和更被爱、被接纳的成长环境。

不被定义、不被束缚,不再以世俗的条条框框去校正自己,而只是做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有人天生娇弱胆小,也有人活得像个汉子,这没什么,大家都是一样的闪光少女。

其实,真的有点羡慕她们,身上少了很多负重,战斗起来才会更加一往无前。

第二,理智和清醒,永远不把精力耗费在无效情绪上,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也是能经受住各种考验的第一关。

要说《创造营2020》的关键词,我想最核心的一个词,应该是“竞争”。

每一期都有火药味,个人战要全力以赴,团体战要争取第一,就算是一个团队内部,也要争取最重要的“中心位”。

回想一下,在节目里无时无刻都有女孩在拼命举手——选我!给我机会!我要表演!

这无可厚非,女孩们常说的一句话“来都来了,不能再怂”。她们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目标来参加节目,复读生苏芮琪、林君怡的目标是“想被人看见,不要再做小透明”。

实力强劲的女孩,比如希林娜依·高和Nene郑乃馨,心里想的是“我要做第一”。

有的人为了完成渴望已久的梦想:

有人想要在舞台上尽量多地展现自己,不留遗憾:

按理说,像是这样竞争激烈的节目,往往会诞生许多狗血剧情。因为过于激烈的竞争,尤其在镜头的放大之下,会让一个人自乱阵脚,亦或是让“一心想赢”的心态蒙蔽了自己的初衷和计划。这在个人对抗中倒没什么,但是放在团体里,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但是创3的女孩们并没有,我没有看到狗血,而是看到了她们的理智和清醒,有时候,这份成熟和稳健让我这个八零后都自愧不如。

比如“中心位”的归属。这是每个女孩梦寐以求的角色。节目中,如果是教练指定中心位,那么她们一定都百分之百地举手,谁都要去争取一下;

但是,如果是一个团体自行决定“中心位”,女孩们则会展现出非常耐人寻味的的行为。

她们会根据这首歌的风格,投票选出中心位,没有出于个人目的的心机和算计,而结果会出奇的一致。要知道,这是一个刚刚组建、没有任何磨合的队伍。

当选的人当仁不让:这首歌确实我比较在行一点。

其他成员给予肯定:希望你可以把它诠释得更好。

看到这里,还是蛮感慨的,她们小小年纪,却已经懂得如何面对竞争,如何平衡团体和个人的博弈,如何在多人关系中找到效率最高的那条路。

她们从来没有释放过诸如“不服气”,勾心斗角,孤立某人或是背后搞小动作的情绪,这其实已经是相当成熟的社会人。

有一个团体给我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教练黄子韬指定了一个女孩田京凡做中心位,因为她平时擅长搞笑。黄子韬的意图是,她在中心位置,能自然地抓取观众的目光,效果更好。

可是论唱歌、论跳舞,论颜值,田京凡可能都不是学员中最强的。田京凡自己也很苦恼:无论我多么认真,大家都觉得我在搞笑。

这其实是一个很有危机感的队伍,“中心位”无法树立权威,队伍里很容易暗潮汹涌。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其他女孩想的,也全都是“田京凡太抓眼球了,我作为观众也会一直看她”,所有人都在给予田京凡支持和帮助。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她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这并不是在传达谦逊、礼让、奉献之类的性格问题,而是在一个团队中,如何能用最有效的方式达到赢的目的,如何争取到所有人的共同利益。

这其实已经不仅仅关乎女团选拔,而是每一个现代人生存在这社会中的必备技能。

这种理智,让一个团队爆发出极强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也让她们每个人都看起来格外镇定,也格外强大。

比如来自泰国的郑乃馨,软萌的外表下其实有着相当强悍的内心,当伴奏不符合自己的风格时,果断清唱。

团队练习,会明确地告诉队友哪里有短板,需要加强,“她们睡觉,你不可以睡觉”。

一切都摆在桌面上沟通,谁做得好、谁还需要加强;不要带着情绪,如果真的有情绪就请讲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团队成功了就是每个人的成功。

就像是学员陈卓璇经常要和大家开“自省会”,她一遍遍强调:“我们的磨合期很短,我们必须要尽快地磨合好,多包容,有事情都要和队友们说。”

于是,战斗力迅速集结。

我常跟闺蜜感慨,女孩们平时撒娇卖萌,嬉笑打闹,都软软糯糯的,可一旦成了团,都变成了刀枪不入的机器似的,再也没什么莺莺燕燕的小情绪,只是一门心思向前冲。也真是可怕啊。

第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但大家的人格是平等的,这背后是强大的“爱自己”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是所有战斗力的源泉。

《创造营2020》注定是一个能托举出闪光新星的节目,有些女孩,天生被镜头眷顾,她们更有明星气质,更能得到观众的注目,更有话题性,有更大的机会赢;

▲我个人还蛮注意这位张艺凡,气质很特别,跳起舞来悠远舒畅,而且她之前还演过《少年的你》。

但我其实更喜欢观察那些实力似乎没那么强的女孩,她们的状态能带给我更多的感动。

比如主题曲考核失利的“尾七”女孩,她们是“成绩最差的”,当其他女孩开心地选曲,可以参加竞演,她们坐在一边落寞地看着别人的狂欢。

可当教练愿意给她们一个机会时,她们却爆发出了极大能量。在整个节目中,“最强团魂”也出自于这七个女孩。

这是一个绝境逢生的故事。她们七个人在一个空旷的练习教室里练舞,没有教练,常常自我推翻,常常累得说不出话,常常崩溃流泪。每天练习到凌晨一两点,练完还要对着镜头再高喊一遍口号“不放弃自己,不放弃彼此”。

但是即便如此,她们也没有觉得自己不行,没有自卑,没觉得自己天生就比别人差。

“中心位”刘梦是个看起来冷冷酷酷的女孩,她唯一一次哭泣,也只是焦急于进度太慢:“都第几天了,别的团都在抠动作了,我们还没有成型。我们的视频几乎每一秒都有问题,我们是来做女团的,不是来玩一玩就好的,所以明天拜托大家提起精神好不好。”

“尾七女孩”有多拼,其他队里的人看得一清二楚,用别的团队女孩的话来说,“她们太拼了,城堡里每晚都回荡着go go go,简直要洗脑了一样。”

结果,她们呈现了一台无与伦比的演出。

这首曲子明明是轻快元气的类型,可看完这场表演,我的表情和黄子韬是一样一样的……事实上,观众席里的女孩大部分也哭了。

这当然可以理解为一个励志逆袭的故事,但我更感动于她们本身迸发出的力量感。

我看着她们分析着自己哪里有短板,哪一项不擅长,一遍遍地抠着细节。她们面对失败、接受失败,但她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也没有丢掉那颗爱自己、相信自己的心。

就像田京凡,她觉得自己长得搞笑,在中心位的位置“很费劲”,但是“这是我的特点”。

还有一位东北女孩崔文美秀,唱起歌来被队友说“像二人转”,可她依旧笑嘻嘻的,问毛不易该怎样咬字才能更好听一点?

爱自己的前提是接纳自己,而当一个人真正地接纳了自己的时候,外界的干扰便会不值一提。

用学员谢安然的话来说,别的女孩像天鹅,自己就像小鸭子,但是大家都只有拼命地在水下划,才有可能上岸,在这一点上,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她本来已经是有名气的网红,为了参加节目,推掉了自己的商业订单和工作计划。我想,此刻的她应该万分感谢自己的“拼命划水”,这一切才有了新的意义。

其实,我看完一个又一个团的演出,她们惊艳众人也罢,正常发挥也罢,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地为她们鼓掌,因为她们很认真地诠释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好好把事情做完

这个道理听起来轻飘飘的谁都可以说,可它却是每个年轻人站在社会的大幕前要经受的第一道考验,而且,完成它并不容易。

这取决于态度和行动。

认真对待,目标明确,然后拼尽全力地去做,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不留遗憾。人生就是在这样一个又一个“打副本”中过关升级的。

这是创3女孩们在美美的脸孔下,告诉我们关于“战斗”这件事的真理。

《创造营2020》的女孩们,大都是九五后、零零后,她们的父母也大部分是70后。父母们享受到改革开放的红利,他们经济上更优越,视野更宽广,选择权更多,他们把这些优势也全部传递给了自己的孩子。

经济社会规律告诉我们,现在的女孩和十年前、二十年前相比,注定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们物质上丰盈,心灵也更加自由,对实力、能力、成绩更加崇拜,她们追求“燃”,追求超越的快感——女团表演,美不算本事,“炸”才是真的好。

所以这一届女孩们的综合素质都很强,也有像国际反恐专业仲菲菲、北大李丞汐等学霸学员的出现,打破了大家对女团的刻板认知。传统名校毕业生也来做女团,这不是任性,而是自由逐梦的实力,是对生活的选择权。

能够自由逐梦意味着“不是社会定义我们该做什么,而是我自己真的喜欢做什么。”这其实是战斗力和竞争力的体现。

我喜欢她们的青春和甜,这是每个女孩最恣意绽放的年纪,这代表着有时间、有资格去尝试、探索,甚至一遍遍地试错,她们的人生充满可能性;

但我更喜欢在“甜”的外衣下隐藏着的“power”,她们的态度和做事方式,这才是贯穿一生、永远受益的东西。这种力量,越早得到,就会越来越醇厚。

从这一点上来说,《创造营2020》的女孩们,在很年轻的时刻就经历了最闪耀的舞台,也经受了来自外界和自我的种种挑战,她们真正地做完了一件事,这无关成绩,而是过程给予她们的珍贵的馈赠。

相信她们不管胜利也好、失败也好,总归是走了一条对未来有用的道路。

世人常常赞颂年轻漂亮的女孩,因为我们是那么眷恋青春。

但是很久以来,大家歌颂着青春的挥霍,歌颂着它短暂的美感,歌颂着女孩们脆弱不堪的美丽,连五月天都在唱——“青春是挽不回的水转眼消失在指间,用力的浪费再用力的后悔”。

但我还是很欣慰,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没有沉迷在轻脆的青春或者美丽里,而且努力寻找到属于自己的power,而这,也许是美少女战士们最厉害的一点吧。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