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陈思诚的佟丽娅,终于不美了

佟丽娅又一次出圈了。

前几天的晚会,她以一曲国风古典舞惊艳众人。

眼神灵动,笑意勾人,举手投足之间,一段故事娓娓道来。

相较于以往的大气、端庄。

这一次佟丽娅的美,少了些清纯的味道。

姿态妩媚,笑也不像笑,反而藏着野心。

欲望露出锋芒,妲己似的一双眼,放在欲语还休的一张脸。

佟丽娅依然是女神,但,有没有发现——

她好像变了。

毫无疑问,佟丽娅是美的。

第一次认识她,是在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

她饰演的沈冰,美丽,脆弱,摇摆不定。穷小子石小猛爱她,公子哥程峰也爱她。

沈冰很像佟丽娅。

她们都是从偏僻小城来的年轻女孩,善良、温柔写在脸上。

同时又单薄,没有自信,愿意一头扎进爱情里去。

戏里,沈冰被穷追不舍的程峰打动。

戏外,佟丽娅嫁给了当时还是新锐导演的陈思诚。

这戏里的结局,恰好映照了戏外人生:

她们都满足于生活的小确幸,沉浸在热恋的幸福里。

《北爱》的沈冰不是佟丽娅的第一个角色,却准确勾勒出她最初的模样——

娇弱、易折,没有野心。

后来又去看了《宫锁心玉》,她演一个宫女素言。

出身平凡,沉默寡言,平日里低眉顺眼,一心爱着意中人。

依然是在演佟丽娅自己。

哪怕是之后黑化,转变成心思复杂、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

她的眼里,依然没有那种狠绝老辣的凌厉感。

九分的深沉心机里,总是藏了一分温温吞吞的爱意。

无论什么时候看佟丽娅,清亮的一双眼睛上边总有哀愁的眉。

对着这样一张脸,即使是演坏人,观众也很难恨起来。

男孩想要照顾她,女孩分外怜惜她。

你看红颜祸水的赵飞燕,舞姿再撩人,眼神再勾魂,美丽里也总是少一分锋芒。

佟丽娅太美了,偏偏美而不自知

她的单纯与生俱来,而她的卑微又刻在骨子里。

和陈思诚上《鲁豫有约》,她对主持人说:跟他在一起,我好紧张。

明明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她却把他视作高山,“我希望他能坐中间,我坐边上看着就好。”

在爱情里,她始终是不计代价、温柔付出的那一个。

每次两人吵架,无论对错,佟丽娅永远先妥协:“不用五分钟,我一定会先道歉,去求他的原谅。”

陈思诚则在一旁笑笑:我只要做一件事,就是等她自我化解。

当她认定陈思诚是自己的“幸福”,大家的心情像是嫁了女儿,总担心她受委屈。

等她真受了委屈,一声不吭地选择原谅,又怒其不争大美人,何必亏待自己?

说到底还是怜惜她。

在很多人心里,佟丽娅太柔弱了。

她从新疆一路走到北京,从底层一路往上打拼,咬着牙兢兢业业。而众人见证着一个土气小妞变成一个光鲜的女明星。

但偶尔,这种柔弱会滑向软弱,滑向不被理解的深渊

接的剧《三十而立》被粉丝拒绝,她就安安静静地辞演;丈夫陈思诚出轨,她只悄悄在朋友圈发一句:重新开始,丫丫加油!

她的寡淡,她的不谙世事,都和充满野心、星光闪耀的娱乐圈格格不入。

佟丽娅的前半生,美得单薄。

因为有太多的美可以打败她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佟丽娅有了一丝丝蜕变

2019年的年底,她一手策划、编排的大型舞剧《在远方,在这里》在北京首映。

豆瓣8.8,收获了无数专业人和舞者的赞誉。

起初,经纪人不同意:现在是影视发展高峰,而观众有太多遗忘与选择。离开演员回归舞者,可能会失去累积的一切。

佟丽娅坚持:这才是她愿意追随一生的事业。

她从新疆和各地带回来近百个孩子,一同排练,一同起舞,用无声的舞蹈告白浸润的故土。

两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一份馈赠新疆的礼物,一段沉寂多年的美梦。

这其中有太多难言的辛苦:大汗淋漓在舞蹈室反复压腿、摔倒,和所有舞者一起熬到天明。

风尘仆仆地带学生回到新疆采风,半夜吹着冷风领着孩子们去天安门散步、谈心…

琐琐碎碎里,拼出一个流着泪流着汗,不肯将就现实的佟丽娅。

顺流而下的许多年后,她终于有勇气说出:其实我并不甘心。

从演员到歌手、舞者、策划人,佟丽娅终于离开了舒适圈,尝试开辟新的生活。

去奋斗,去舞蹈,去尽力绽放自己,去找回饱满的生命力——

微博之夜的前一天,佟丽娅收到央视的邀请:来春晚主持,你可以吗?

她懵了:从演员跨界到主持?毫无准备,毫无信心。

没有提词器,没有手卡,6个小时走完全程,背完厚厚的一叠词,数据一个都不能错…

第一次审查完,她的脸上、手上、背上全是汗,心想:完了,要被“赶走”了。

结果,会还没开完,有人先爆了春晚的路透

那天排练完,已经很晚很晚了。

佟丽娅坐在车里,一字一句地把网友的点评看完。

佟丽娅你很美,但是别去春晚丢人了。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求求您别来瞎凑热闹了。

哇,佟丽娅凭什么能主持春晚啊???

凌晨三四点的光景,四下茫然无依,她坐在车里大哭一场

那是她一生中,最崩溃的一天。

“网友说佟丽娅做不来主持,我妈说不做了我们回家吧,朋友说‘那可是春晚!’……

越是不行,我就越要去试

擦完眼泪,她决定拿下春晚的主持:倘若别人不爽?——那就憋着。

37岁的佟丽娅,终于找回自己的少年心性。

这些年,她变得越来越独立。

从眼里只有爱情的女孩,逐渐变成再也不会提起另一半的母亲。

她不再去渴望获得什么倚依靠,从少女的躯壳里早早抽离。她坚持做一个好母亲,每次拍戏一定带着儿子朵朵,记录他的成长,陪伴在他身旁。

她也越来越敢说。

在一档节目里,因为提到某个素人长得像四字弟弟,而被粉丝在评论手撕。

佟丽娅不叫嚣,却也绝不沉默——“恶意解读的人赶紧散了吧,姐姐我不惜的骂你们。”

这样有脾气、有锋芒的佟丽娅,终于不再是以前美成仙女的样子。

没有仙气,却更加让人动心。

寸寸岁月都在给她的自信添砖加瓦,而每一年的努力都带来每一年的欢喜。

她终于敞开自己,拥抱真实,去寻找人生无限的答案。

1999年10月1日,佟丽娅16岁,第一次来北京参加阅兵式。

她穿着一身运动服,坐了三天四夜的火车,身上只背了一袋馕。北京好大好大,她第一次坐过山车,第一次去颐和园,第一次看到长安街路原来那么宽……

她挤在乌泱泱的人群里,终于看到了语文课本上说的天安门,一直哭,一直流眼泪。

后来有人问她:“你来北京的时候,会告诉自己想要留在这儿吗?”

她哽着嗓子,一双眼睛通红,“我一定要留在这儿。”

那一瞬间,16岁的她和37岁的她,合二为一。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