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上综艺都被骂得很惨,刘芸为什么讨人嫌?

《乘风破浪的姐姐》自带流量。

有人疯狂吸粉,有人却被骂上热搜,刘芸就是后者。

#刘芸工作室晒网友辱骂短信# 和 #郑钧回应网友骂刘芸# 都曾于近日登顶热搜第一。

虽然部分不理智网友的行为不可取,但也有必要复盘下这位姐在节目里的讨嫌名场面。

出场倒还好,逢人就焦虑地说自己的初舞台选歌和原唱撞了,实力演绎何为“人间复读机”。

这个初印象甚至算得上有些可爱,但后来刘芸又亲手将这个泡沫戳破。

初舞台结束后,姐姐们要按成绩选歌分组,然后准备第一轮公演。

其中,又唱又跳的《艾瑞巴迪》成了大热门,很快就集齐了七人。

但成绩靠后的张雨绮和王丽坤也想选这首歌,一直希望谁能主动让位。

这时,选女团标准奇葩的杜华又现迷惑发言,居然直接cue许飞要不要换。

刘芸和黄圣依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附和说张雨绮和王丽坤很适合这首歌,还招手让她们过来。

同组的吴昕一脸错愕,丁当面露不满。

人家凭成绩按规则选的歌,为什么要换

刘芸还是最后一个进这组的呢,怎么不见她让?

自己占着位置不走,还老撺掇别人让位,这种慷他人之慨的行为实在是很败好感。

如果说选歌环节充其量只是熟人抱团,那么分词环节则有些许职场霸凌那味儿了。

因为丁当的唱功了得,所以《艾瑞巴迪》全组人都投她当组长。

谁知组长一句话还没说完,黄圣依就开始抢白,并输出自己的“高见”了。

点名先安排她把后面难度比较大的一句给唱了,此时刘芸也在一旁附和。

这时候,丁当试图夺回队长的掌控权,强调要先把第一段给分了,而黄圣依继续车轱辘战术,非逼着她听自己的。

后来个人挑选自己喜欢的solo段落时,张雨绮问丁当要给自己分配哪一段。

她刚准备回答时,黄圣依又出来打断,成功地以玩笑带过这个问题,刘芸配合地笑成一团。

因为频繁被打乱节奏,所以当别的组都分完整首词并开始练习时,她们仅仅分完了第一段。

好不容易终于开始练唱了,黄圣依又说希望丁当可以一个人飙高音,刘芸也在一旁附和说集体飚不好听。

言下之意就是,苦活累活都你一个人上,谁让你业务能力好呢。

但丁当唱完一句后,她们又开始挑刺。合着人实力如何,全凭你们一张嘴?

离上台只剩下十分钟时,丁当急了,说我们花太多时间在到底听谁的这件事上。

这回刘芸倒是学乖了,立刻义正言辞地说“其实我们所有人都该听你的,你就完全应该站出来分配”。

仿佛刚刚配合黄圣依拖慢整组进度的人不是她。

《艾瑞巴迪》演完了,评委纷纷给出差评,丁当哭了。

张雨绮原意是想鼓励丁当多说话,但方式不太对,刘芸急得连说三遍,你不说话她就说了。

如果不了解前情,还会误以为在分词环节胡搅蛮缠的人是张雨绮呢。

表面认可丁当的队长身份,实际行动却处处反着来,丝毫不见尊重。

虽然在这两期节目里,刘芸不像黄圣依那样专注挑事,但她可没少默许和附和后者的言行。

还是网友总结得形象,她在节目里就像一个跟着大姐大出阴招,欺负弱小的不良少女。

虽然不排除节目有恶意剪辑的可能,但成功让参加的每一档综艺都劝退路人,刘芸确实是头一个。

之前参加《演员的诞生》,她和黄璐PK,导师认为后者演技更胜一筹,并指出她在表演过程中出现的几次失误。

刘芸立刻咄咄逼人地打断,控诉黄璐忘词改戏影响自己了,排练时还每一遍都演得不一样。

她还边说边哭得梨花带雨,旁边冷脸不辩解的黄璐仿佛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结果刘芸靠卖惨得了导师的三票,引起部分网友为黄璐鸣不平。

于正立刻站出来为刘芸说话,暗讽黄璐人品不行,不仅现场怼导师耍大牌,台下还竖中指骂工作人员。

不明真相的秦岚也风风火火地转发声援好姐妹,称“过于自大,临时篡改戏码都不是有品德的人”。

一档关于演技的节目,不拼演技,反拼人情,赢了之后竟然还好意思叫姐妹助阵扯头花,服了。

刘芸和秦岚这感天动地的闺蜜情,据说始于“泰迪姐妹团”。

最早一批核心成员是秦岚、霍思燕、李小璐、熊乃瑾、甘薇、肖雨雨、杨幂,刘芸和应采儿则是传说中的“编外人员”。

2017年,刘芸曾以李小璐闺蜜的身份上《吐槽大会》,还曾和甘薇家一起办小孩的生日会。

姐妹团同款合照里,自然也少不了刘芸的身影。

但随着李小璐被锤出轨,甘薇丈夫破产,泰迪姐妹团亦逐渐四分五裂。

如果只是不在明面上往来也可以理解,但在这个时候不仅拼命撇清关系,还落井下石的行为就有些low了。

刘芸后来多次在不同节目上重申自己并非姐妹团一员,被逼急了连“假脸姐妹团”这种黑称都用上了。

在澄清自己不养狗不整容的同时,还不忘给昔日姐妹再添一锤。

风光时抱成团,破落时踩一脚,这样的姐妹估计也就秦岚能消受。

同样认为刘芸“内心干净美好”的,还有和她相恋10多年的摇滚男神郑钧。

这对文艺中年和作精女孩的组合,一开始并不被看好。

郑钧比刘芸大15岁,一人性格安静,一个脾气暴烈,日常相处模式却是相爱相杀。

后来,他却愿意为她改变自己,不仅剪掉了一头标志性长发,还为她补办了以前最不屑的浪漫婚礼。

他给她写过一首歌叫《天敌》,歌里这样描述他们的关系:我们是最相爱的天敌,没有之一。

即使两个人之间有天南海北的差距,在爱情面前也不值一提。

本该是一则美丽的故事,但含糊的时间线却屡屡成为争议焦点。

在遇见刘芸之前,郑钧曾有一个相恋近20年的妻子孙锋。

他给她写过一首歌,后来那首歌红遍大江南北。

郑钧在《灰姑娘》里唱“你并不美丽,但是你可爱至极”,说的就是孙锋。

他们相识于1987年,算是彼此的初恋。

虽然爱得很深,但郑钧总是在伤这位灰姑娘的心。

据高晓松说,那时郑钧的长相和才华“在长相普遍猥琐的摇滚圈里十分突出”。

回忆起最浪荡的十年,郑钧说“女朋友多到,我手指头、脚趾头加一起都数不过来”。

这些岁月,孙锋都一一见证过。

直到2003年,女儿都已经4岁,她才等来一纸婚约。

只是以夫妻身份生活了几年,孙锋终于还是“受够了那个怨天尤人不可救药自私自利的坏孩子”,于2007年提出离婚。

刚离婚没多久,郑钧和刘芸就传出恋爱消息,致使后者背了几年小三的骂名。

后来,郑钧还发了一篇题为《刘芸不是小三,是天使》的博客为现任正名。

据这篇博客和后续访谈,两人相识于郑钧离婚后的中秋节,由朴树夫妇组局介绍。

虽然说辞是统一了,但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最后竟会被刘芸一篇手撕前任的访谈打脸。

在郑钧之前,刘芸曾和聂远交往过。

他们于2003年拍摄《汗血宝马》时相恋,2006年分手时闹得极不愉快。

脾气火爆的刘芸向娱记哭诉说,聂远曾在两人恋爱期间劈腿阿娇、谢娜和胡可。

这段由“唯一的受害者”本人曝光的五角恋曾闹得沸沸扬扬,当然聂远后来都一一否认了。

其中,刘芸提到聂远和阿娇唱歌被拍那天,她正和“朴树的老婆吴小敏,郑钧在酒吧”。

这篇报道是在2006年8月发布的,聂远和阿娇拍《雪山飞狐》期间去唱歌则是在同年4月份。

所以说,刘芸和郑钧至少在2006年4月就认识了,而那时郑钧和孙锋还没离婚。

大方说早就认识也没什么,但为了洗出轨嫌疑而故意把相识时间往后推了一年多,结果还被自己以前的访谈打脸?

试问要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腆着脸继续在各大节目里秀恩爱?

夫妻俩没事撒点小谎无伤大雅,但搬到台面上来再被揭穿始终不那么好看。

刘芸,你还是长点心吧。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