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遭恶意拍摄、王一博斥私生饭:四百元引发代拍乱象?

5月13日,杨幂遭代拍恶意拍摄的消息登上热搜。这让明星代拍、私生饭问题再次成为了大众讨论的中心。近日,明星发文斥私生频上热搜。5月9日晚,王一博发微博怒斥私生饭;5月10日晚,王俊凯工作室也发文斥责私生饭行为。

新京报记者发现,以私生饭为主要买家兴起的代拍产业是近期恶意拍摄行为增多的原因,代拍不仅影响到明星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亦已开始干扰公共秩序,成为社会话题。

目前代拍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先由上游买卖明星隐私信息的“黄牛”提供明星行程,再由长期驻守上海、北京、横店等的代拍者前往一线现场出图,最后以不等的价格卖给明星的狂热粉丝、私生饭等。

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万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代拍本身是一种市场行为,要不是因为扰乱公共秩序屡上热搜,很难说其违法,因为是否违法需要当事人维权取证才行,核心是明星本人,如果明星明确拒绝拍摄,但依然被拍并获利,代拍者可能涉及侵犯明星肖像权、名誉权等,但明星往往不会因为代拍这种事起诉。此外,代拍有可能构成扰乱单位秩序行为,如果为了拍照堵塞廊桥,机场管理人员应当采取措施制止其拍照行为,排除妨害,维护正常公共秩序。

明星怒斥私生饭背后:代拍者200到400元“全包出图”

5月13日,杨幂在剧组片场遭到恶意拍摄的消息上了热搜,新京报记者在网传图片中看到,身着短裙的杨幂在路上被多人“围追堵截”,甚至有人蹲在地上专门拍摄其裙底,这一行为在微博曝光后遭到网友的口诛笔伐。同日,杨幂所在剧组发布声明称,此类代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演职人员日常安全,将矛头对准了代拍者。

有长期追星经验的粉丝小昭告诉记者,代拍的兴起主要是许多明星的活动粉丝无法到场,就催生了代替粉丝拍照的“代拍”行业,而且一些质量好的写真也可以再卖给其他粉丝进行盈利。

新京报记者5月13日在网上搜索发现,有不少卖家提供明星代拍服务。

如一名卖家在宣传图中表示“全天接首尔北京上海广州长沙川渝代拍”,“价格合理设备专业,图视频皆可,你哥哥姐姐就是我哥哥姐姐,比拍自己爱豆更用心,无论人潮多么拥挤都能卡到绝美”。

记者咨询多名卖家发现,代拍一般需要提供拍摄的明星名,拍摄的时间地点,若是机场的话则需要提供航班号信息,而拍摄的价格则在200到400元浮动。“具体价格看拍到多少张照片,拍视频的话需要再加100元。”一名卖家表示。

为了完成买家的代拍要求,不少代拍者无视公共场所秩序,造成了很大隐患。如2019年4月,央视新闻报道十几名艺人在上海虹桥抵达,虹桥机场的玻璃硬生生被粉丝和代拍挤爆,留下一地碎片。2019年12月23日,肖战因为被代拍围堵导致航班延误,向航空公司及飞机上的乘客道歉。

5月9日晚,王一博在微博上发文斥责私生饭,“我的工作人员都站在你们车子面前了还敢往前开?” 王一博称,私生饭的行为已经困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半夜被陌生人敲酒店门、车上装跟踪器、到哪儿都有人无休止地跟”,很多行为已经触及了个人隐私。5月10日晚,王俊凯工作室发文表示,“近日,有部分不理智的朋友存在跟车、追车、跟机,在王俊凯入住的酒店大堂和楼道聚集,甚至在房间门口围堵等行为。这类行为不仅严重影响到王俊凯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亦已严重干扰公共秩序。”王俊凯工作室呼吁粉丝不要购买、探听王俊凯的各类行程信息。

5月13日,杨幂所在的剧组发布声明称,剧组为防止代拍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方式,但代拍者却屡次破坏,更有甚者以毫不尊重演员的恶意视角进行偷拍。此类行为已严重影响了演职人员的日常安全,干扰了剧组的正常拍摄。剧组抵制任何代拍行为,并将加大管控力度。

贩卖明星隐私信息的黄牛成为代拍者“上游”

不少代拍表示,能够拍摄的前提是买家先提供明星行程的相关地点及航班号,不少售卖明星隐私信息的“黄牛”成为代拍者的上游。

新京报记者曾调查过明星隐私信息买卖,以300元从“黄牛”手中购买到711条明星艺人的个人证件号、手机号、社交软件ID、住址等信息,其中个人证件号638条,包括赵丽颖、迪丽热巴、鹿晗、李易峰、王俊凯等知名艺人。记者还以十元的“友情价”购得一份利用身份证查询航班信息的方法,并成功查到某知名主持人的航班信息。

不少艺人曾怒斥隐私泄露行为,如刘涛曾在微博怒斥艺人们的行程被人随意公布在网络上,“真是太可怕了”,呼吁有关部门进行管理。杨幂也曾在微博上吐槽隐私被曝光:有时候真的特别想知道你们卖证件信息航班信息高铁信息能挣多少钱啊,有没有有关部门管管,这算泄露个人隐私吗?

也有不少代拍直接包揽了查询行程需求,如一名代拍就表示,若长期合作可以免费告知明星行程,“长期定制某明星的代拍有优惠,还可以帮忙修图。”记者尝试向其咨询某明星的行程,对方直接告诉记者该明星近期有一个活动,但活动有限额,“我们的人进不去,下次到机场可以拍。”

代拍明星利益链:可自媒体流量变现,CP图可卖高价

有自媒体从业者表示,由于明星本身自带流量,“偶遇”明星,拍明星的生活照或视频本身就能带来流量。

如在一篇名为《千万级大咖教你如何引流、变现》的自媒体教程文章中,作者对于怎样在抖音、快手等平台合法合规地获得播放量和点赞量时说到,最好的办法就是明星代拍,一是成本低、关注度高;二是明星是公众人物,出行也一般会有帽子眼镜,降低了侵权概率;三是视频是原创的,容易被推荐、上热门。

小昭告诉记者,在粉丝圈内,“有独家的照片或者视频能让一些个站吸引大量流量,有的粉丝自己修图发布的明星路透图甚至可以卖给下层粉丝盈利,如果拍到明星CP照,更是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

曾经拍过的旧照也可卖给粉丝,如记者5月13日向代拍咨询某明星的代拍价格时,对方表示近期没有该明星的行程,但有一个月前的旧图,“你想要可以算便宜点卖你。”

对此,杨幂所在剧组发布声明呼吁理智追星,“拒绝路透,一切以官方渠道发布的信息与物料为准。”

私生饭、代拍等乱象为何难规范?

2018年7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提到要对“粉丝跟机”、“粉丝接送机致航班延误”等现象影响正常的工作及治安秩序,加强管理。

“明星明确拒绝拍摄,但依然被拍并获利,代拍者可能涉及侵犯明星肖像权、名誉权等,明星可以进行起诉赔偿或要求合理利润分成。但是明星基本上不会因代拍这种事起诉,因为维权成本太高。”姜万东对记者表示。

有法律工作者表示,就现行法而言,肖像权的保护来源于《民法通则》100条,即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基于法条主义的认知,保护肖像权,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未经本人同意;二是营利目的使用。所以对明星的跟踪拍摄涉嫌侵权。

“只要有利可图,代拍产业是会一直存在的,但过激的代拍行为确实会给爱豆带来很不好的影响,真正的粉丝是不会做这种行为的。”小昭告诉记者,“但不排除有假粉丝想要借此盈利,希望未来能出台相关的规则规范这种行为,维持良好的公众秩序。”

姜万东表示,代拍有可能构成扰乱单位秩序行为,但对此类行为的法律规定为“如果行为人的扰乱行为经有关人员劝阻后,停止扰乱行为,没有造成影响和损 失的,则可不予处罚”。此外,如果为了拍照堵塞廊桥,机场管理人员应当采取措施制止其拍照行为,排除妨害,维护正常公共秩序。如不服从或多次如此,则涉嫌 扰乱公共秩序,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可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此外,“网上出售明星私人信息,如果其违法所得超过5000元,属于情节严重范畴,已涉嫌《刑法》规定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将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姜万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