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重症患者康复后横渡长江 到底是什么情况?

西北望长江,武昌汉阳门。

这里,是武汉人渡江的起点,也是长江救援队日常训练下水的位置。5月18日是长江救援队成立的日子,到今年整10年。19日上午9:30,长江救援队成员、汉口江滩冬泳队的骨干,60岁的王双宁,与几位感染新冠肺炎治愈的队员相约横渡长江,到汉口王家巷附近的14码头起水,全程33分钟刷新了之前35分钟的个人最好成绩,再冲个凉、换好衣服,沿着江滩巡逻到长江二桥。再次畅游长江,如鱼在水中般自由,仰面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远处长江大桥车水马龙,近处轮渡上的乘客热情地挥手……生机勃勃的武汉回来了,自己又能自由遨游于斯,王双宁思绪万千。

超越自我创纪录,新冠康复再渡江

5月19日上午9:00,王双宁准时搭上了前往中华路码头的轮渡。9:30和同伴们在武昌汉阳门集结下水。

“今天天气真好,江水流速也不错,这个点行船不多,很适合渡江。”这是王双宁康复后第十二次和康复队友畅游长江。

20分钟左右,在王家巷的14码头的趸船上,远远看到两个橙色的泡泡越来越近。“舒服、畅快,今天很顺。”王双宁挥手喊道。

“33分钟,创纪录了,蛮舒服。”很快,王双宁到达14码头附近的起水地点,看了一眼手表,有点骄傲地说道,引得旁边玩水少年的羡慕,“伯伯好厉害,我都还不能游出趸船”。

这片水域王双宁再熟悉不过了,2016年他加入汉口江滩冬泳队,是长江救援队的一员。他记不清横渡过多少次,也和同伴共同救过不少人,有游泳溺水者、轻生者、失足落水者……

“我们在长江里救起溺水者,医护人员救起岸上溺水的我们。”王双宁说,感染新冠肺炎时才读懂了那些溺水者的挣扎和求生的眼神。新冠肺炎痊愈再次畅游长江,还刷新了纪录,感觉此刻是值得被记住的。

感染新冠肺炎就是“在岸上溺水了”

1月13日,王双宁从武汉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退休,他每天都有时间去渡江了,这让他很高兴。

“1月23日上午10点公交停运,当天我还特地赶早去江里游了游。”王双宁说,当时他并没感到异样,直到1月26日出现低烧症状,前往金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才意识到可能感染了。1月26日至2月7日,他每天都去汉口医院打抗病毒的吊针。

“我亲眼见过有人倒在输液室的路上就再也没起来,那种恐惧感倏地就来了,紧接着就是焦虑,抵抗力和免疫力也随之急转直下,十来天瘦了30斤,看上去就是越治越严重,以至于2月8日进入医院时已是重症。”入住医院当晚,王双宁刷了一条朋友圈,安心地睡了个好觉,“我知道我有救了,已经抓住了救生圈”。

“溺水是呼吸困难,新冠肺炎重症也是一样,就是岸上的溺水。”王双宁说,他入住医院的时候已是重症,平躺着都喘不上气,靠着24小时高流量氧维持。和绝大多数重症患者一样,厌食呕吐和失眠焦虑困扰着他。

“我吃不下,真的一口也不想吃。”喘不上气的病友们都这样说。“你得吃,难受也得吃,吃饭是增强抵抗力最好的办法,你不吃我就来喂你。”在医院25病区的病房里,这是护士说得最多的话,也是每天都做的事情。王双宁说,不吃饭就好比溺水的人,很痛苦想求生又瞎扑腾,反而影响救援,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特别“听话”,每餐都不让护士操心,强忍着痛苦吃完整盒配餐,感觉稍微好点时,还能主动要求再多吃半份。

人不自救,谁救你?王双宁说,医护人员已经超负荷运转了,吃饭睡觉这类事情,能自己做到的就必须自己做好,做个合格的患者,不给医护人员再添负担。

“我积极配合治疗,是个听话的患者,3月19日就出院了,和医护人员相约今后畅游长江。”经过了康复驿站和居家隔离28天期满后,4月20日王双宁拿到了“绿码”。

就在王双宁治疗期间,汉口江滩冬泳队队长、武汉市中医院职工夏肇敏,在投身战疫持续工作数十天后也感染了。在夏肇敏的提议下,285人的汉口江滩冬泳队里的感染者建了个10人小群,在群里相互鼓励,相约治愈后再战长江。

5月1日,7名康复者病愈后首次相约下水。“那天大家都有点激动,但保险起见只在汉口江滩水域游了20分钟,之后只要天气好每天都三五成群地来游。”王双宁说,他们10人康复小分队面对新冠肺炎的经历都很欣慰,岸上溺水被救活了,他们才有机会救援长江里的溺水者。

就要做长江守望者

“浅喜似苍狗,深爱如长风。”这是王双宁死里逃生后对长江的眷恋。

住院的日子,他们最想念的就是这一片江水,大家边治病边向医护人员分享畅游长江的感受,描述着水中“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豪迈,讲述着毛主席畅游长江的故事。

“好多医护人员都被说动心了,想着加入长江救援队呢,我们约好了待到时机成熟定要畅游长江。”王双宁说起这些神采奕奕,他希望更多的人学会游泳,降低溺水死亡率。他特别强调,不是会游泳就能在长江里游泳的,江水有脾气,要有老手带着,多人结伴才可下水,他很乐意做渡江的向导。现在,王双宁和他的队友们经常在沿江巡逻。

“没退休前,只能周末来值个班,刚退休就感染新冠肺炎差点就没了,如今重获新生,就想着把长江救援当事业来做。”王双宁说,他已活过一甲子,从他本轮甲子元年开始,就到江滩来“上班”救助溺水者,也让更多人认识、感受长江。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长江守望者守望长江。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