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白||一万种女人的美,你get到了吗?

当你在欣赏一张图片的时候,到底在看些什么呢?

色调、光影、明暗、信息、人物、故事、情绪……这些也许都是构成一件非常优秀的摄影作品的一部分,而愚钝如我,可能构成喜欢的理由也是最直接的——它能不能让我感知到大千世界中的某一种美。

在最近的摄影作品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ELLE杂志里两位年轻的女摄影师林海音和刘子千的作品,我喜欢她们记录下的主题—— “女性之美”

▲刘子千的这几组作品特别有趣,其实这些都是用手机后置镜头拍摄的自拍照,就像弗里达·卡罗和辛迪·舍曼的自画像,摄影师既是观看者,也是被观看者,镜子、植物、衣物都构成了画面中的女孩相关,从成像到色调都令人赏心悦目。

▲而摄影师林海音的这组的创意也很精妙,草木和花卉与一个女人生命里的时光痕迹形成对照,你会不由自主的代入,哪种植物最能代表你。换牙期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小女孩是明亮的小雏菊,创业期的陶艺师是沉稳坚韧的白掌,孕育新生命的母亲饱满如白色郁金香,满头银发的她依旧翩翩起舞,交错枝叶的光影中写满人生一页…….

说来也是,以前在看杂志的时候,我的目光总会被妆发完美的漂亮女明星吸引,她们当然也是一种美,但在这两位摄影师的视角里,是真实与镜头下的女孩们碰撞出的火花。

没想到普通人、甚至长得不那么漂亮的女人,也能演绎得很精彩。

不觉心中涌起了非常多的感慨和温暖,身为女性,我们真的拥有了万万千千种美丽的姿态啊!

真实之美

在摄影师林海音的作品中,第一眼让我注意到的是她——《热爱户外的她》

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女孩,脸上可爱的小雀斑正是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的满天星投下的暗影,手机镜头捕捉住明明暗暗深深浅浅,无论是人还是事物都瞬间立体起来。

连女孩麦子一般肤色和细腻的皮肤质感都被完美保留,没有磨皮、没有美白,但我却感受到她浑身散发出的魅力。

啊这样的女孩不正是阳光下宠儿,也庆幸有这样一个能够“感知美”的镜头记录下人物无比鲜活的一瞬,我们甚至可以从画面中所有的动人细节,幻想出她的人生。

她一定是爱笑的,爱穿白T恤牛仔裤,身上有着淡淡的橘子味道,她读书、运动,喜欢着某一个帅气的摇滚歌手,徜徉在自由且快乐的人生阶段,永远对未来抱以热切的想象。

一幅好的摄影作品可以触发很多想象,这个少女我联想到了很多电影。

比如《天使爱美丽》中的艾米丽,这个有着短短的刘海、粗眉毛和大眼睛的女孩,她并不是那么漂亮,但特别抓人心灵。她也许代表了一部分主流审美中对于“少女”形态的想象。

少女应该是敏感的,天真的,甜美的,有时候也许执着,但也别有可爱,饰演艾米丽的奥黛丽·塔图那一年25岁,一战成名,成为法国人心中最红的女明星,法国人的“奥黛丽·赫本”。

少女形态下的奥黛丽·塔图其实有一颗与众不同的心。

出道前喜欢模仿猴子,梦想是做一个灵长类动物科学家;大红大紫之后,她喜欢收集记者的照片。采访过她的人都要留下一张照片,“要不然我会忘记我在纽约认识了什么人。”

世人都觉得奥黛丽·塔图有点怪,但是“怪”的下面,是一种真实的、毫不掩饰的“酷”。她说:“我曾经饰演了一个很甜美的女孩,像‘a piece of suger’,但是,我并不甜美。”

嗯,I’m not so sweet。巅峰时选择退隐,“我非常法国。如果我去好莱坞,我将没有自由。我不想向任何人证明任何东西,我的自我并不在那里。”

2013年,奥黛丽·塔图留下了最后一张正式亮相的图片,那是在戛纳电影节,利落短发、神态自如,当年的少女褪去了羞涩,眼睛里满是坚定。从那以后,便挥挥手,再也没有回来过。

97版的电影《洛丽塔》则又是另外一种少女,那是电影艺术对于“充满魅力的少女”这个形象的高度总结。

她或许是不完美的,身材还很单薄,戴着牙套,肌肤微红,洒着星星点点的雀斑,发丝凌乱,但是她有着与生俱来的健康、活力和蓬勃,因此这样的女孩成为了“light of my life”。

洛丽塔在阳光下挥舞网球拍的画面也成为影迷心中永恒的美感瞬间。

“洛丽塔”的少女形象如此经典,如此隽永,使得表演者多米尼克·斯万 (Dominique Swain) 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无法驾驭自己的真实人生。

演《洛丽塔》时,她只有15岁,由于电影本身的争议性,以及她惊鸿一瞥的美丽,她成为了当红明星。

那时候,很多美国少女都在模仿她,红头发在头顶上编织成Heidi风格,穿着马鞍鞋,吹着粉红色的大泡泡糖。

只不过她太年轻,又加上《洛丽塔》的禁忌感,使得多米尼克·斯万转型的后续之路走得非常困难,无法转型,后来也拍过一些电影,但都是不怎么起眼的小角色。

后来见到她三十多岁还执着地顶着那头洛丽塔盘发,以厚重粉底遮盖,以大家心目中她“最美好”时期的样子出现,也是莫名有点心酸。

也许,某个太过经典的角色,也会成为桎梏和枷锁,年少成名,其实重负难当。

这两位“少女”的人生倒是无意中形成了一种对照,在漫漫人生中,少女的年纪也许仅占一瞬,它珍贵却又如同人生的其它时刻一样稀松平常。

真正的少女之美, 也许就美在“不掩饰”,那些真实的、生机勃勃的细节,那些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然感,如果你可以捕捉到这样的东西,那么一张照片也会因此活起来。

实力之美

除此之外,我还喜欢这幅《作为舞者的她》

我喜欢这张照片直达心灵的感染力。

镜头下的一双手,筋络凸起,肌肉的线条震慑心灵,和花朵清晰的脉络相互呼应,在镜头鲜明的显像技术下,我们甚至看到了舞鞋下面那双粗粝而“丑陋”的脚,而绽放的花瓣也对应舞者的裙摆,柔与刚的完美结合。

筋络和肌肉,背后是千锤百炼的人生,这是一个为了心中热爱奋不顾身的女人,她展现的是实力之美。

这张照片让我想到了那些全身心地热爱事业,即便已经不能再用“美貌”来形容的大女人们,她们把所有的热情投掷于事业中。

比如美国女演员Christine Baranski,《傲骨贤妻》里的女主角。

在很多年里,她一直跑龙套,41岁才开始演电视剧,60岁才当上女主角,她不漂亮,也缺少一点点女明星的好运气。

她还记得第一次获得艾美奖时脖子上戴的是一条从别人那儿借来的香奈儿项链。

可是一切都不晚,她说"These are the best years of my career",“woman this age is powerful”。是的,出发得晚一些又怎样呢,生命过程中,我已收获了实力之美,于是可以从容、镇定、不慌不忙。

如今,她已提名艾美奖11次,成了当之无愧的戏骨。前段时间,看到她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在台上唱唱跳跳,回到家中举杯闲聊,两个实力大女人碰撞出别样的精彩,令人感动,想来,60岁也是精彩纷呈的年纪。

还比如《三个广告牌》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被影迷们尊称一声“科恩嫂”的女演员。

从外貌上看,她和“美”绝缘,甚至太过于男性化。在电影中,她演了一个执着的、有非凡意志的、甚至暴戾的母亲,在很多瞬间,她粗粝得像个男人。

但是,在她的人生里,美这件事早已无关外貌。

从1988年就开始拿最佳女主角,拿到2018年还没有停下。两次奥斯卡影后,驾驭了无数个性鲜明、张力十足的女性角色,她用作品证明自己。

这样的她已经无需在意外界的定义,穿着拖鞋去领奖,并且号召所有被提名的女性一起“站起来”。

当一个女人拥有了实力的滋养,有了最坚定的人生方向,年龄和外貌已经无法干扰到她 。科恩嫂曾说“我喜欢我的皱纹,这是一张有故事的地图”。

是啊,每个女人的人生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地图”,明和暗的碰撞,坚硬和柔软的反差,它们呈现在脸上,在手上,在皮肤,在细节……

这些光影中的细节都蕴含着女性的力量,她们身处各处,却又像一张出色的人像作品般在人群中鲜明突出,她们也应该被感知,被记录。

自信之美

摄影师刘子千作品也非常巧妙,看一张图,似在看一部电影。

比如这幅《享用早餐》

在静谧的构图和光影中,我竟读出了一丝倔强和俏皮。

橙子一点点变少,被吃进了身体里。模特背着我们,看不到她的长相,但似乎隐隐约约觉得她在戏谑微笑。

像一部电影放送中,照片里的每个细节都灵动且暗含故事与深意,即便是暗处也能看得清家具的色泽、墙壁的质感。

电影氛围下,我们看得到一个有趣的、充满活力的灵魂。

这让我想到了那些可爱的女人。《欲望都市》里的Carrie,她并不漂亮,可她却拥有了非常多影迷的喜爱,因为凯丽的眼神里总是能散发出倔强而乐观的光芒,这也是一种打动人心的美。

21年过去了,Carrie依然是影迷心中念念不忘的女主角,我们羡慕她自由的生活方式,一屋子的高跟鞋;爱她的的穿衣风格,欣赏她的幽默可爱。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魅力,使得她成为当之无愧的时尚icon,剧中的服装尽管那么夸张,可是穿在她身上就变得顺眼,也许是自信的气场消解掉了所有的碰撞感。

仍然记得Carrie曾说过“当我想戒烟时,我才会戒烟,而不是一个男人告诉我应该戒烟。”看到这句对白时,年轻的我倍感震撼,那是关于女性独立、自信的一次启蒙,这样的女人,散发着潇洒的美。

前段时间,VOGUE杂志采访了Sarah Jessica Parker的家,没想到她的家里也有满满两面墙的书,仿佛Carrie也在真实的世界里存在着。

我想,连演绎者自己都在不断地靠近这样的自信与可爱吧,如果也有能够感知美的镜头记录下,大概也是一幅有趣的画面吧!

气质之美

还比如另一幅摄影作品《在窗边》

大部分人看到这幅作品,会惊叹于作者的创意,气球、西红柿、磨砂玻璃挡住的脸,这是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仿佛女人的独处时光也可以让心灵热闹得像游乐园。

我喜欢它的光感,在窗外容易过曝的室内弱光环境下,女孩的皮肤依旧笼上的一层朦胧光泽,我也喜欢它的色泽,清晰却又像旧时光的胶片相机般令人遐思。

我想,这是我看过手机摄影作品中非常具有艺术感的一张,也是感叹,一部手机,突破了普通人对于艺术的想象力局限,让每个人都能成为艺术家。

除了创意,我更看到了一个身材并不完美、略显瘦削的女人,却散发着氛围之美

就好像英伦玫瑰凯拉·奈特莉,她的身材真的称不上多么好,她曾在ELLE采访中抱怨过:自己的身材比例不好,大腿太粗,上身又太扁平。

在电影《赎罪》中,那一身长裙其实充分暴露了她的身材缺点,侧面看是五五身也不为过。

然而,正是这件长裙,成了凯拉·奈特莉的惊艳一幕。很多人忘不掉这一身绿色水波长裙,忘不掉凯拉·奈特莉的脱俗夺目,她散发着浓浓的气质之美。

这样一个身材扁平的、比例并不黄金、在传统意义上和“性感”毫不沾边的女明星,却连续好多年被评为“最性感女星”,2004年,她甚至和斯嘉丽·约翰逊一起拍了轰动一时的《名利场》封面。

也许,凯拉·奈特莉的性感来自她的勇气和坚持,一点点野性的冒险感。小时候就像个男孩,不喜欢穿裙子,爱踢足球,不愿意在角落做个安静的漂亮女孩,“当你长大,你会想去冒险。”

所以凯拉·奈特莉一直在饰演突破女性局限的角色,“女性坚强的一面,都被卡在了裙子和化妆品里,我喜欢拍电影,因为女人曾经在那么坚固的笼子里,我想演点不一样的。”

▲17岁的凯拉·奈特莉出演《我爱贝克汉姆》,展现出很高的足球天赋。

▲20岁时演《傲慢与偏见》,获得奥斯卡提名。

现在她已结婚,有了两个女儿,不喜欢让女儿看《灰姑娘》和《小美人鱼》,希望她们会能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人生。

她总是在展示着一个女人强大而自信的一面,那些和世俗的抗争,那些默默的坚持。

女人可以有很多种样子,可以是浪漫的、唯美的,也可以是温暖的、柔软的,更可以是冒险的、天马行空的、猎豹一样目标明确的,你喜欢什么样,就可以成为什么样。

所以,女性美的范围早已不是我们从前所认定的柔与弱之美、小女人的美,它的外围与内涵更为丰富,包涵了强之美,力之美,真实之美。

“,”type”:”text”},{“data”:{“duration”:132,”bigPosterUrl”:”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71A287865D306DA7F4514C5C0FCAD0569054A7D6_size50_w1280_h536.jpg”,”attachmentType”:”video”,”guid”:”9acd64fe-facd-464a-8915-e92cc03f085b”,”attachmentId”:”9acd64fe-facd-464a-8915-e92cc03f085b”,”mobileUrl”:”http://ips.ifeng.com/video19.ifeng.com/video09/2020/05/07/p35580527-102-9987636-212725.mp4″,”title”:”扯白||一万种女人的美,你get到了吗?”},”type”:”video”},{“data”:”

也就是说, 当你觉得无论哪种女人都有自己的美时,我们对女性的审美的圆才算完整。

一万种女人的美,你GET到了么?

其实学习如何欣赏女性不受限制不被定义的美也是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 也正像摄影师刘子千说的,美是一种趣味,藏在细节之中,细节千变万化,却并不遥远,我们需要学会去看,去体验,去感知,也要学会去记录,去创作,去诠释。

当我看到女摄影师们用 华为P40系列手机通过手机镜头发现和记录下这些令人动容的女性之美的瞬间,其实就是一种审美成长的过程

华为P40系列的细腻成像, 帮助我们还原拍摄对象自然的皮肤质感,捕捉平时被肉眼所忽视而又真实的生活细节 ,这些也成了摄影师们的灵感来源,你看,能够感知美的镜头于每个人,都是打开世界的一扇窗。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 慢慢被改变,不再被旧的观念所束缚,从而成为你想要成为的自己, 激发潜力与小宇宙,成为了我们原本想象不到的人。

因为洋流中的一群鱼很美,那唯一逆流的一尾鱼,也很美。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