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女富豪被丈夫推下34米高悬崖 相识时细节让人后背发凉

3月24日,怀孕女富豪被丈夫推下34米高悬崖一案一审宣判,其丈夫被判处终身监禁。近日,她接受采访讲述两人相识到结婚的过程,其中一个细节让人后背发凉。

3月24日,孕妇泰国坠崖案件宣判被告人俞某冬蓄意谋杀罪名成立,一审被判处终身监禁。2019年6月9日,孕妇王女士与丈夫俞某冬在泰国乌汶帕登国家公园游玩时坠崖,孕妇生还后指控丈夫将其推下悬崖。女方辩护律师称,俞某冬当庭表示上诉。

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回顾

自2018年震惊中国的“普吉杀妻骗保案”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枕边豺狼的“泰国杀妻之旅”。

女子跌落悬崖,丈夫称因怀孕初期头晕所致

据悉,此事件发生于2019年6月9日,一对来自江苏的中国夫妇到乌汶府孔尖县国家公园游玩,且女方怀有3个月身孕。之后,女方从34米高的悬崖跌落,身体有树枝划痕,左腿及两侧膝盖骨折,脸部受伤。

在救援人员的帮助下,这名女子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孩子心跳正常,母子无大碍。尽管工作人员试图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女子不愿透露任何细节,还表示要见她的丈夫。当见到丈夫后,她质问了丈夫:“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在警方对男子进行盘问后,该名男子表示,事发时,自己去厕所了,没有和妻子在一起。当回到事发地,发现妻子已经不见了,所以就下山去找妻子。处于怀孕初期的妻子有头晕症状,所以才会失足跌落悬崖。

另外,当警方问询关于妻子质问他的那一句话时,男子表示自己没有对妻子做什么,妻子说出这句话是在抱怨为什么不和她在一起,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

之后,该名女子在当地医院疗养,不允许无关人员探访,而警方等她伤势好转后,再对她做相关笔录。

警方:女子系被推下悬崖,不敢说因遭言语威胁

女子症状好转后,警察给她做了笔录。女子表示她从悬崖上跌落不是意外,是丈夫把自己推下去的。

女子表示,起初不敢告诉警察事实,是因为丈夫一直守在身边,并威胁不让说出事实真相,否则就会杀了自己,顾虑到腹中还有孩子,所以没敢说。但是后来有信心能得到保护后,就趁着丈夫不在的间隙,立即通知主治医生,让医生帮忙联系警察做笔录,并让丈夫在做完笔录后,再来医院探望。

当警方做完笔录,并搜集了相关证据后,对该男子下达了搜捕令。6月16日12:30时,警察在该名男子来医院探望妻子时将他抓捕,并将以谋杀未遂的罪名对他进行指控。

当地警方将其拘留后,该名男子否认全部指控并要求上法庭,警方将于18日将其带到乌汶府法庭等待进一步的诉讼程序。

据警方透露,丈夫把妻子推落悬崖的原因可能是妻子有上亿泰铢资产,而其丈夫没钱没工作,还有很多债务。丈夫要求妻子帮助偿还债务,妻子只帮还了一半,如果妻子去世,丈夫就能得到妻子的所有财产,因此丈夫才谋划将妻子推落悬崖。

6月17日,事件当事人——跌落悬崖的王女士在朋友的帮助下联系到了泰国头条新闻记者,她表示事实与报道中丈夫俞某说的截然相反,强烈地想要告知我们事情的另一种说法。

经王女士同意后,我们对王女士进行了独家录音采访,向她询问事情的经过,以下为王女士的原话:

“我当时坠落悬崖以后,伤势比较严重,前几天一直处于手术和抢救的状态,所有的笔录都是由我老公完成的,他说的‘与我分开’‘不在一起’‘各自玩各自的’‘可能是孕妇头晕自己坠崖’全部是来自丈夫的笔录,不是来自于我。”

“那天我们去看日出,周围有大概10多个泰国人。看完之后周围的人陆陆续续都已经回停车场了,我老公说前面还有一个3000年前古人类的壁画,带我去看一下。他把我从空旷的悬崖边往指定观看点引导,他在前我在后跟着他。走到前面是断头路,没有路可以走了,也没有看到什么3000年的图腾。”

“返回头时就是我在前他在后了。他突然从身后搂住我的腰,抱了我一下,亲了一下我的右脸;亲完以后使劲用双手从我的背后拼命地一推,把我坠入到悬崖。我当时大喊‘不要啊’,我还企图去抓什么能够救命,但什么也没抓到,瞬间就落下去了。”

“在救援队来救我之前,我喊救命喊了大概有20分钟,然后救援队来了。我本人是清醒的,在这一次的坠崖事件当中,虽然身上多处骨折,但是头没有摔到。”

后面俞某与王女士再次见面后,王女士回忆:“我当时见到他第一时间就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推我? 而他却走过来说‘你在说什么老婆?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因为我们全程都在一起形影不离,并且我没有头晕,是他推我下去的,所以这是他的假话。”

王女士补充道:“自然国家公园这边地大物博,人烟稀少,没有目击证人,景区摄像又不像中国那么完善的情况下制造妻子意外失足坠崖,又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他就是蓄意谋杀。”

丈夫作案动机是什么呢?

泰国警方表示,俞某在中国曾有盗窃犯罪的前科,目前在国内没有正当职业,且债务缠身。

但他的妻子王女士,家境殷实,个人名下资产达数千万人民币。俞某曾经要求妻子为自己偿还债务,但未能得到妻子的“全力帮助”。

于是,俞某动了杀心。一旦妻子“意外身亡”,自己便能以配偶的身份继承妻子的巨额财产,摆脱债务缠身的窘境。

半年之间,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不知是不是2018年12月的“普吉泳池杀妻案”,给了某些人什么灵感。

以至于在许多豺狼禽兽的眼中,泰国已经不只是一个“旅游天堂”,也成为了一个“杀妻圣地”。

不错,和中国相比,泰国没有满大街的“天网系统”,警务人员也没有“命案必破”的硬性指标。电影里泰国警察给人的“刻板印象”,就是一群“能判你自杀,就绝对不会算你谋杀”的油腻大叔——因此,才会有些心怀叵测的人,想要到泰国碰碰运气。

其实,都太高看自己了。

所幸,苍天有眼,王女士和腹中的孩子大难不死。

王女士被救援起就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因为身体左侧位着地,脚趾、脚踝、小腿、膝盖骨、大腿骨、胯骨、肋骨、手臂挠骨、肩胛骨接有不同程度骨折和错位,右侧为从上及下多处骨折骨裂以及软组织挫伤;目前左侧位以开刀手术形式进行钢板、钢钉加固,右侧位部分手术部分采取石膏定型,虽性命无忧,但行动仍然十分困难。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