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聊一聊那些人生有光韵的民国“弗里达”们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密歇根南黑文发起了一个“漫步弗里达·卡洛花园”的活动。

为了纪念她曾经在密歇根短暂待过的一段日子,大家有心地种上了卡洛最喜欢的向日葵、马蹄莲和多肉植物,还有各种各样的蓝色花盆……

▲墨西哥标志性画家弗里达·卡洛,以一系列剖析自我的自画像作品而闻名。

我刚好跟闺蜜分享了这件事,伊感叹,为何别国的女画家闻名世界,去世多年依旧这么多人去怀念,咱们自己的倒没有这样的人?

说来也是,比起名声响亮的外国女画家,我们自己的女画家倒像个”小众群体“。可虽然名声不大,像弗里达·卡洛一样的女画家咱们自己倒也不是没有,其中民国时期最是人才辈出。

1929年的全国美术展览会上出过三位女画家,她们是蔡威廉、方君璧和潘玉良,有趣的是,她们也都是热爱“画自己”的人。

蔡威廉,听上去是男人的名字,其实是个女孩子,她有位大名人的父亲,北大校长蔡元培。取威廉为名是父亲希望她能像男孩子一样洒脱,但可惜的是,她的生命只有35年。

人生虽然短暂,但蔡威廉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性,而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自画像已经告诉我们:

她用黑白灰画自己,没有修饰,没有脂粉气,更没有媚气,唯有倔强大气。

▲因为崇拜达·芬奇,又受后印象派影响,蔡威廉的画不拘泥于写实,不求面面俱到,而更重视人物表情、心绪和精神,颜色虽然不多,画面也不复杂,但那股人物的韧劲还是能透过画面传达。

有时她甚至会用画佛像的色彩、线条和笔法为自己画像,画面有着超然圣洁的精神气息,形象无一例外都是素面布衣,神情平淡,就如她的为人般坦然自在。

▲1928年她的照片登上《良友》画报,素面清汤、目光坚定,超凡脱俗的基调一如她的自画像。

另一位画家方君璧,出身福建名门望族(福建闽侯有林氏、方氏两大望族,林家有林觉民和女儿林徽因,方家有方声洞和妹妹方君璧),让她的作品比之潘玉良少了几分苦涩,多了些舒雅的闺阁气息和东方情怀。

▲自画像《寻梅》画一身古雅的红色长袍,貌似黛玉葬花的女子站在梅花丛中;《方君璧自画像》画自己着时髦黑旗袍。均是典型的闺秀范儿,恬静优雅,散发着温婉之美。

当然还有大名鼎鼎的潘玉良,她是我觉得最有弗里达气质的一位。

妓女变画家是她身上最大的故事标签,最早94年黄蜀芹拍了巩俐版的电影《画魂》,03年关锦鹏又拍了一版电视剧,女主角是李嘉欣……

▲讲真外形上巩俐确实还是更有潘玉良味道一点,结实的地母感,李嘉欣太洋范了……

至于百年前的潘玉良本人,刚开始拿的是“才子佳人”的话本。

那会儿她还不姓潘,名为张玉良,其实这也不是她本名,因身处“烟花巷”内,人成了物什。没想到3年后,便遇到命定的“贵人”——潘赞化。

▲虽然潘玉良比之民国其他有名闺秀,算不得惊为天人,但也是清秀有余的。只不过1934年因为鼻疾开刀,随后又多次接受手术,容貌亦发生变化。前后期照片有所出入缘由在此。

潘赞化是个开明的读书人,娶回来一看发现小太太很有艺术天赋,两人婚后又与画家洪野比邻,天时地利人和。

近水楼台又肯下苦功的潘玉良画艺进步神速,很快,她便考上了上海美术学校的西洋画科。民国上流社会的风气正流行送女眷上学留洋,这是开明和富有的象征。

在潘赞化的资助下,潘玉良成了当时为数不多赴巴黎学画的女性画家。

▲当时的社会风气下,上海美专西洋画科还是个异常“离经叛道”的学科,除了展示人体作品,还聘用女性人体模特,校长刘海栗因此被大肆声讨,差点学校都要关门。

乍一眼看,潘玉良的故事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独立女性”,坊间巷头添油加醋的传闻也多是关乎她的离奇身世、变化的相貌,谈及她的油画,人们也总忍不住还要说些别的什么。

这是他者眼中的她。

而她自己眼中的自己又是什么样的呢?

▲在上海美专念书的时候,因为实在缺乏模特,让她决定关起房门画自己,她并不惮于展露自己的身体,坦诚追寻一种发乎内心的真挚美,但丈夫却十分恼怒,尽管接受先进知识,潘赞化也有着自己的局限,太太是自己的太太,太太的身体怎么能展露给旁人看呢?

离家离开丈夫留法的八年,潘玉良却开启了自己的黄金时代。用她的话来说,是“从来没有那么快乐”的八年:

▲她写下:“我在卧室画素描,常常一画就到天亮,地板上、墙上,全贴满了我的画,屋子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我觉得很快乐,我从来没有那么快乐地找到自己。”

她一系列自画像,也像一面面穿透时光的棱镜,眉眼、神情、肌肤,都是生命体验的最直接反映——

20世纪30年代初她画中的自己,细长眼睛,冷寂忧郁,执一支画笔,色调也是灰暗的,白皙肌肤底子依旧透出年轻的红晕,不羁性情肉眼可见。

▲自画像 1924年

待到真正走进了国内艺术界,自信、地位得以形成,个人生活安稳,自画像里直面观者的神情也多了份宁静,气定神闲。

▲1931年《我的家庭》,潘玉良让潘赞化和儿子潘牟(正妻所出)一起入画。她将自己画在中心位置,短发、碎花连衣裙,正对着镜子作画,而父子二人就在身后这样看着。和谐的一家三口,满幅画的天伦之乐。她在生活中无法回避潘赞化的妻子,但可以在画中排除她。

1937年潘玉良再度赴法,并一直留居异国他乡。

在她后来独居岁月的自画像中,除了手法更为纯熟老到,色调也较之前明朗得多,肌肤的色泽愈趋红润,人物的神情或有忧郁,但却眼神坚定,透出自信,充满了希望。

▲1940、1945自画像。

弗里达·卡洛有一句名言:“我画我自己,因为我是我最熟知的主题。”

研究女画家的自画相之所以富有深义,当然是因为每一幅自画像里都藏着她们千姿百态的人生

“她们既是在画自己又是在画她的希望,同时还可能掩饰着她的愤怒或悲切,甚至是她被压抑了的欲望。”

你看潘玉良的自画像,从早期的拘谨,到后来的一往无前和自信。

▲1945自画像。

再看她1965年的自画像——红润肤色,漾漾笑意,烟酒相伴,坦荡女子。

当然,你也能看到一个艺术家是如何将关于美的追求投身于自我。

要获得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美,首先自然需要学习、进步,肯下苦功。

受到时代风气的局限,那个年代留洋的女学生中,大多都是沙龙中的时髦人物,玩画票友,也有不少人因为吃不了艺术的苦,无法成为真正的职业画家。

而无论是潘玉良、蔡威廉,还是方君璧,都有着严格的学院派训练为基础,尽管时代局限,她们也要走与男画家们一样的路,甚至更下苦工,坚持常年不息地作画。

▲1949年潘玉良的画展上,方君璧(右一)和李香兰(右二)都出席了。

李金发评潘玉良:“本国许多投机取巧的男画家,当然不能望其项背。她(潘玉良)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在人体的描写与油色的调处上,可以知道她是努力至少十年以上苦工的人。”

即使需要绕更多的弯路,她们也懂得去成就自己。 也正是这种坚定,滋养出了她们落笔方寸间的独特风韵,眼角眉梢的神采、身体发肤的质感,处处都体现出她们长年累月审美累积。

传统女性因受名教束缚而湮没了诸多天才,但是自民国起的时代新女性们,她们“不好分析的认识,而求直觉的感应,不喜直线的呆板,而喜曲线的流动”。

与其说她们的自画像是在追求“美”,不如说是在追寻一种更广阔的自由。

所以你看她们自画像中的相貌、修饰、肤色、皮肤质感等等,虽有修饰,却都不总会是时代背景下“最受欢迎”的那一种,而是自我的一面镜子,生动且自然,也成就了独属于她们自己的一份光韵。

▲ 蒋勋曾见过70、80岁的潘玉良,留着妹妹头,身穿红丝绒旗袍,脸上醒目的红胭脂在兴奋喜悦地准备个人画展。这已经不是用世俗里的美和丑能去形容的。她就像高更在大溪地,自由,无拘,有着顽强动人的生命力,这份勃勃生机化为光韵呈现于她的自画像,宛若天成。

“一个人散发出的光韵,如同肌肤一般,成为其身体的一部分。”

这是二十世纪的著名肖像画家 Lucian Freud 卢西恩·弗洛伊德在谈及他如何掌握画像中人物肤色时说到的。画作一般的无暇肤色实属难得,但现实中若没有健康肌肤做底,宛若天成的精致美妆也无从谈起……

我们虽然并非画家,但对于新时代的姑娘们来说,每一次妆容其实都宛如一次自我画像,也是关于美的自我投射啊!其中奠定肌肤底色的底妆部分,当然也要在尽可能得让皮肤呈现自然生动,由内透出光韵的状态。

在这么多底妆产品中,最符合我心意的,就是从Freud 的绘画中汲取灵感的 全新 La Prairie 莱珀妮鱼子精华气垫粉底

虽然我平常时并不爱用气垫产品,但那天在 La Prairie 莱珀妮的专柜试过一次之后,在商场又转悠了一圈,还是回头买下了它。

最打动我的是它的颜色,做得美且精准,是少见的看颜色卡就能选准颜色的气垫

我的皮肤是偏白的,但是肤色并不均匀,日常我都会选择比较自然偏白的颜色,这样不会比脖子黑,又能遮瑕。

这款气垫我按照字面理解的首选是胭脂琉璃色(NC-10),是“自然冷调”色里面的中间色,原本已经做好了不合适的准备,但结果上脸非常服帖,简直是我原本皮肤的PS版本!

虽然已经是宛如天生了,但是我并不死心地又试了其他几个颜色。

自然色调里面我需要最白的,果然象牙白色也很贴肤色,但是会比自然冷调的看起来偏白一点点,如果画冷一点的妆时这个颜色肯定适合,但是娇嫩花瓣色我就有点hold不住了,真正适合非常白的姑娘。

这款气垫给大家的建议是大部分人应该都适合N-10,正常偏白就适合NC-10。如果拿捏不准,也可以直接到 La Prairie 莱珀妮的专柜去寻找最合适自己的那个。

不仅颜色很准,而且颜色的贴肤感非常好, La Prairie 莱珀妮用到了 契合肤色的柔焦调色技术 ,跟弗洛伊德的色彩美学是相呼应的,打造出来的妆效既还原你皮肤本身健康的状态,又有细致生动光韵透出,完全没有生硬死板的假面感。

选到了自己的颜色,就会有天生好皮肤的效果

当然除了颜色,作为气垫来说, La Prairie 莱珀妮也把养肤效果和遮瑕持妆做到了极高的水平

我刚刚上脸的时候会觉得它的质地有点“实”,可一旦推开,这种“实”就变成了“滋润感”,而且粉的延展性很不错,算是很好上妆的粉质。

当然还是建议大家薄薄地上,如果皮肤瑕疵比较多的就多上几层,如果实在是动手能力差,可以配合美妆蛋上妆。

我保证这盒气垫的遮瑕是我用过的粉底当中可以涂最薄遮最多的。基本上压三次的量我就可以涂全脸了,算起来也还是耐用的

我使用的当天是带妆6个小时卸妆的,中间没有补妆,有略微的出油之后,脸上呈现的也是那种雾面油画感的润,而不是看起来腻腻的反光油。

说实话,这个气垫最好的效果是上脸一个小时之后的感觉,不管是颜色还是贴皮肤程度,粉好像自己会调整到一个最优状态,而且这个好的效果会一直持续,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转了一圈又回到专柜买下了它的原因。

除此之前,它是我 能够感受到“养肤”效果的气垫

大家都知道 La Prairie 莱珀妮的护肤品好用程度有口皆碑,即使是底妆系列产品中,也会有很强的“养肤”体验

前面说到的持妆,能让我一个油皮能感到持久的粉原本就不多见,根据我多年用粉的经验来说,油皮持妆贴妆不是需要选快干的粉,而是要选护肤精华多的粉,所以我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使用粉霜的。

这款虽然是气垫,但却跟我用的粉霜在一个肤感上,我想大概跟这款气垫粉底 满蕴鱼子精华水的赋新能量 有关, La Prairie 莱珀妮深谙鱼子精华的奥秘,不断运用创新工艺探索全新的可能,不正如艺术家们日复一日心无旁骛付出心血最重成就大师之作么!

La Prairie 莱珀妮鱼子精华气垫粉底也是对鱼子精华潜力的一次全新突破,并融合 La Prairie 莱珀妮独特的活细胞精华 , 四舍五入岂不就相当于 La Prairie 莱珀妮随时都在帮细胞注入新的活力

而且它还是自带 SPF 25 的卓越防晒效果 PA+++有助于抵御造成肌肤过早老化的UVA 上妆、防晒、养肤都可一步兼得 , 出门也特别安心,补妆既是补防晒。

La Prairie 莱珀妮鱼子精华气垫粉底 集自然妆效、舒缓肌肤和周密防护于一身,基于色彩美学的 无瑕肤色精致底妆有了,由内而外的健康肌肤也可一抹而得。

最好的肤感是当天卸妆的时候 ,这个气垫虽然已经拥有了粉霜的妆效,但是却非常容易卸妆,洗完之后脸也完全没有紧绷感。

果然,专柜小姐姐底气足是有原因的,我还在试的时候她就提醒我回家卸妆时要感受一下——“ La Prairie 莱珀妮就算是彩妆,也会让你有皮肤被保护的感觉。”

而且包装上也是 La Prairie 莱珀妮一贯的艺术与实用相结合,银色与钴蓝色相结合掌心小巧一只,现代又简约的包豪斯风,内芯是可替换的,且 专利真空系统 还能阻隔光线和空气,让内里的精华配方始终鲜活如初

从外观到使用设计都相当精巧,创新的 网状的释放系统能够精准控量

小小一只容量也很合适,放在贴身的小包里随时带出门,通勤办公还是去约会聚会,上妆补妆都巨方便,时刻 #鱼子随行# 的感觉。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