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圈顶流”刘敏涛的出道往事:主动离婚后,闯出大女主的路

自从姐姐们开始乘风破浪,妹妹们都瞬间暗淡,刘敏涛脚踏红色高跟鞋直接登上姐圈顶流,媚眼含电翻白眼的功力犹如一百个虞书欣同步“哇喔”。

刘敏涛slay全场的表情管理,表演层次之丰富,让人有种一分半看完一台宫斗剧的错觉。

因此,刘敏涛不再是刘敏涛,而是如今的“姐圈巨C”敏敏子。

看看敏敏子的身材管理,一身红裙,香肩小露,纤腰毕现,每一帧都在体现44岁的姐姐浪里个浪。

后话是:杨迪出面澄清刘敏涛高度近视,眉目里的戏很可能只是看不清导致。

画风越来越跑偏,杨迪过往采访也被曝光,他曾评价认识的明星里最有谐星潜质的也是刘敏涛,因为这个姐姐会穿嘻哈风衣服带鸭舌帽跟他比yo-yo,刷新大家对姐姐的认识。

刘涛要拉她做直播,粉丝们喊要看她们跳女团舞,刘敏涛连女团舞是啥都没弄明白,倒是在头像上打上了“pick me”,画风hin可爱,

在话题中央的刘敏涛5月12日也再次给出回应,强调自己真没喝酒,只是在演绎自己对蔡健雅歌曲的理解,言下之意: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不应该魅惑神秘一点吗!

反正眼神里都是酒,歌声里全是微醺的feel,接受采访时依然语带醉意。

姐姐们兴风作浪起来,真的不得不服!

Part1: “幸运儿”到“小巩俐”

说起刘敏涛,不得不提中戏93级表本班。他们班里大家熟悉的除了刘敏涛,还有王千源、李乃文、朱媛媛、辛柏青。

王千源因为《解救吾先生》一战成名,去年闹了片酬风波,但处理的低调,加上业务能力能打,对事业影响不大,和鹿晗合作的新剧《在劫难逃》快上线了。

李乃文是《我不是药神》里让人恨的牙痒痒的医药代表,最近在《如果岁月可回头》和靳东、李宗翰一起演绎中年男人婚姻危机,这部戏的中年人强行不羁真的一言难尽。

朱媛媛、辛柏青两人各有代表作,朱媛媛演《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1998年就拿了金鹰奖最佳女主;辛柏青是《妖猫传》的李白,寥寥几分钟镜头被提名金鸡奖最佳男配。

两人被戏迷追捧的还有他们的低调,同窗变夫妻又都扎根话剧舞台,不爱名利,在浮华的影视圈共走27年依然甜蜜。

讲这么多,发现木有?敏敏子的同学都是戏骨!!

大家都知道中戏96级是个神奇的存在,出来了章子怡、刘烨、秦海璐、袁泉、曾黎,被称为“明星班”。

横向来看,北影、上戏93级为“四旦双冰”贡献了徐静蕾和李冰冰,还有俞飞鸿、贾静雯(读了一年)、刘孜等等女明星。

相比之下的中戏93级呢,是“只出戏骨、不出明星”的低调班级,导师高景文是曾经85级(巩俐、史可、贾宏声)的导师,班上同学把拍戏当酿酒,都走越陈越香的风格。

低调如此,哪想过毕业20多年后出了4000万直拍的姐圈顶流敏敏子!

这点,小时候的刘敏涛也预料不到。

刘敏涛出生在山东烟台。山东是花旦大省,出自这里的女演员有巩俐、范冰冰、宋佳、白百何、王艳、陈好、张雨绮……(这个团组一下的确很能打)。

刘敏涛一家除了有个在话剧团工作、但平日交集不多的姑姑外,和娱乐圈并无交集。

幼时的她有三个外号,一是“小蚂蚱”,家里人觉得她从不老老实实走路,总在一蹦一跳;二是“毛芋头”,因为发量稀少且枯黄;三是“小辣椒”,字面上的意思,又呛又刚,对什么都不服,典型的山东虎妞个性。

现在看刘敏涛气场强大,其实她小小年纪就有少年老成的气质。在“别人家孩子”模版里长大的她,成绩优异、唱歌、跳舞样样行,经常把奖杯搬回家,却有种与年龄不符的宠辱不惊。

从小到大都是幸运儿的轨迹,到了做演员,就有种阴错阳差的意味了。

父母对她的期待是成为一名幼儿教师,刘敏涛自己也喜欢跟小孩相处,初中毕业后直接读了中专幼师班。

高三时,原本打算按部就班考山东师范大学,但命运一记回马枪——平日不怎么见面的姑姑拿来了一张中戏的招生简章,建议刘敏涛去试试。从姑姑这里,刘敏涛第一次听到“声台形表”和“即兴表演”。

家人一合计,觉得可行。于是山东大妞买了去北京的票,到了中戏传达室才知道中戏那年招生的第一站在山东济南,当天中午又立刻买票折回济南,或许是看到了她身上的潜力,中戏表演系老师陈刚给她在下午场考试里加塞了一个位置。

没想到一鸣惊人,连过三试。

那是1993年,17岁的刘敏涛为前途奔波的同时,中国的一颗国际影坛巨星已经冉冉升起。巩俐和张艺谋合作了《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在柏林、戛纳、威尼斯各种放出女演员高光。

刘敏涛酷似巩俐的外型和唱跳俱佳的基本功底让她成为那一届的香馍馍,山艺和中戏还为pick她大动干戈,山艺要为她开特招名额,中戏声乐导师张永前笃定地告诉她“一定有你”。

后来成为她班主任的高景文也给她父亲写过三页纸的小楷信,点名她清秀大方,就是中戏要培养的“巩俐型”。

总之,敏敏子带着她艺考分数排名第一的成绩进入了中戏,成了黄海冰的学妹(插一句,中戏当年也是按周润发的标准选的黄海冰),陶虹、段奕宏、管虎的学姐。

Part2:女一号到贤内助

大学期间,虽然没有达到大家“小巩俐”的期许,但刘敏涛也算被机会女神频频眷顾。

先是刚毕业就演上了女主角,参演《凤阳小子朱元璋》,男主角是房子斌,高亚麟也有出演,在CCTV8播出。不过那是琼瑶剧风靡的时代,观众普遍喜欢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女演员,吃的不是刘敏涛这种沉静大气的颜。

女演员很多时候是由长相决定戏路,出校园的刘敏涛在各类正剧中刷脸。唯独2002年在扮相上小有突破,出演《百集聊斋》的聂小倩,虽然没有王祖贤的惊艳出尘,但把幽怨柔弱混合妩媚的气质拿捏的是另一种味道。

神奇的是,这部剧的导演名单上还有孔笙,这部剧后两人多次合作,到了第六次,就是霸屏的《琅琊榜》了。

早年里刘敏涛演过的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还有《冬至》里的大反派“郁青青”。导演是中戏学弟管虎,集结了陈道明、陈瑾、丁勇岱、刘斌、李诚儒等等戏骨,阵容豪华程度堪称天团。

25岁的敏敏子正值颜值巅峰,又狠又飒的气质也在这部剧里初见端倪。

上升期时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直来直往的刘敏涛在记者面前手撕戏骨王庆祥。点名道姓他不背台词也不走戏,甚至杀青前6天把剧本寄回了家,得到片场问其他演员借剧本。

消息一出,舆论炸锅,粉丝开撕,还牵连出她和李诚儒的绯闻,这也是刘敏涛职业生涯中少有的舆论滑铁卢。

来源:《大连晚报》

风波的隔年,刘敏涛出现在三部电视剧里,其中改编自余华小说《活着》的《福贵》最为经典,至今评分9.5,刘敏涛饰演了年龄跨度长达50岁的女主角“陈家珍”,年轻时的含苞待放,年老时的无奈神伤,都让人信服。

“陈家珍”的电影版由巩俐饰演,话剧版有袁泉,在不少剧迷心中,刘敏涛贡献了不逊于巩俐的演绎。

角色也为刘敏涛赢得业界认可,斯琴高娃就是因为看到了刘敏涛在这部剧的呈现,钦点她出演《娘》。

除了手撕王庆祥的插曲,刘敏涛大学毕业后的十年星途虽没有大红大紫,也算是顺风顺水,在正剧中搏出一番市场,90%的角色都演的女一号,脸上的青涩也慢慢褪去,经过时间磨砺,美出了辨识度。

不过,来到女演员黄金年龄30岁的她却做了个惊人决定:隐退!

原因是遇见了爱情。

为爱隐退的女明星太多了,黎姿、王艳、孙莉、蒋勤勤……都是在最风光时退隐,转身洗手作羹汤。

虽然人在光怪陆离的娱乐圈,但自小家教森严的刘敏涛一直保留着骨子里的传统。那时的她觉得,女孩子有条件可以不工作的话,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于是顺理成章为富商老公中断上升期的事业。

“回归家庭,相夫教女,蜕化成面目模糊的贤内助。”

但爱情,有时候并无保质期可言!婚前的甜蜜明媚慢慢变成了婚后的忽视、聚少离多。曾经自带光环的巩俐接班人一点点活成一个卑微的家庭主妇,日日守候一个不愿归家的丈夫。

虽然被困在婚姻围城里,但刘敏涛本身个性中是有独立和笃定的一面的,佐证是她只签过一个经纪人,有十多年时间都是自己料理经济事务。

而在这段婚姻里,她成了受伤的一方,2017年她上金星的节目,谈到奇葩前夫离婚后连孩子都不管不顾,这段经历依旧哽咽流泪,流露出少有的柔弱。

失败的婚姻和自我的丧失终于激发出她性格中强硬独立的一面。2013年夏天,刘敏涛经历了一晚上的思考和挣扎,终于下定决心,离婚!

安抚好女儿的心情,她从婚姻中抽离脱身,开启放飞自我模式,滑雪、旅行、剪短发、穿露背裙,还去日本吃了一回老公不愿意给她买的抹茶冰激淋,享受那些她为婚姻曾放弃过的东西。

而她的“中年叛逆”,也带来内地影视圈的花旦回归。

Part3: 放飞自我到贵圈顶流

回归娱乐圈时的刘敏涛已经37岁,分明是到了女演员上下不得的尴尬年纪,但她却用剧抛脸的方式成功突围,

《伪装者》里是气场两米八的明家大姐,山东大妞为戏练就一口地道上海话。

《琅琊榜》里是心思玲珑的静妃,一举一动都把贤淑隐忍演绎到极致。金星评价静妃:其他(角色)我觉得都是演员扮演的,唯独她是从那里刨出来的。

可以理解为,刘敏涛拥有一种女演员身上罕见的能力——对角色的掌控力,这和演员自身的天赋、业务能力相关。稍好一些的女演员能做到“演什么像什么”,但刘敏涛好像不用费力去“演”什么,她天生有对角色的掌控力,能做到一秒钟入戏,让人进入到她呈现的故事情境里。

另一方面,曾经的迷失让她更懂得珍惜机会,失而复得更添了她对演戏的野心。

《演员的诞生》,台下坐的评委是曾经中戏的学弟刘烨和学妹章子怡,尴尬是丝毫没有,演技是不服不行。

只要角色有发挥空间,她不在乎戏份和番位,这一秒可以职场精英,下一秒演高中生的妈妈也可,没那么多戏路设限和条条框框。

曾经“小巩俐”的她和巩俐同框,全程牵手热聊,上演了女演员之间的惺惺相惜。

时过境迁,刘敏涛的阅历和故事,蜕变成一种优雅从容、宠辱不惊的气质,一种“越来越爱我自己”的笃定。

她对李静说过的一番话表姐很是认同:女生刚出社会的时候,其实更多是在完成别人的期待,但越到最后,越开始发现,自己想要什么,最舒服的是什么,想表达的是什么。

这种修炼,就是寻找自我的过程。

而她用自己的经历说明,寻找自我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哪怕37岁才幡然觉醒,照样来得及做人生的“大女主”。

如果那些焦虑年龄、陷入中年危机的女演员都能有这种自知,我们离拥有梅丽尔·斯特里普或许不会太远。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就是千军万马都碾过,自己依然没被打到,还愿意用“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的态度重新出发罢了。

在刘敏涛中年作妖的身影里,我看到了女生大胆做自己的可能。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