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这部剧,让我看懂黄晓明“薛定谔的演技”

文/Nico

《鬓边不是海棠红》最近在一片叫好声中顺利收官。

近9万网友在豆瓣为它打出了7.8的高分,对于一部本来不太被看好的“耽改剧”来说,取得这样的成绩不可谓不成功。

与该剧热度一起走高的,还有黄晓明圈粉无数的“洗洁精演技”。

网友认为,这部剧里的黄晓明,用演技给自己去了油,功效堪比洗洁精。

听闻此言,黄晓明不但丝毫不觉尴尬,反而还顺势自黑拉了一波好感:“夸我年轻,希望大家多艾特洗洁精品牌,找我代言,我请你吃饼干。”

与以往作品相比,《鬓边》中的黄晓明,确实进步了不少。

剧中,他饰演新派富商程凤台。

在剧情发展的不同阶段,他会分别呈现出不同的做派。

和土匪火拼完,他以霸气之姿凯旋归来。

回家路上,为免家人担心,他又卸下一身戎马,在车里来了个一键换装。靠着生动的表演,黄晓明为这个角色赋予了极其丰富的层次感。

在商场,他精打细算、运筹帷幄。在家中,他对妻子温柔贴心,对妹妹宠溺呵护。在梨园,他和商细蕊惺惺相惜,互为知己。

早前,得知黄晓明要接演这部IP剧时,黄晓明身边的工作人员都非常犹豫,担心他会因此“招黑”。

毕竟,按原著来看,小说里的程凤台是一个金燕西式的俊俏贵公子,与黄晓明的本身气质看起来并不相符。

然而,接下角色之后,黄晓明却拒绝依葫芦画瓢,给这个角色演出了另一番味道。

之所以能达到这样的演出效果,归根究底,主要源于黄晓明对这个本身所进行的揣摩理解。

在他看来,程凤台的人格魅力要远远大于他的形象样貌:“我真心喜欢人物的设定,他的可爱,他的幽默,他的爱家爱国的情怀。”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着实下了一番苦功,不但费心琢磨,为角色精心设计了很多眼神、肢体动作,而且还刻意给程凤台加上了“怂、萌、洁癖”这些特殊的怪癖。让角色看起来有血有肉,毫无虚假造作之感。

剧中,黄晓明尤以两处表演,最令人印象深刻。

第一处,是那段被网友花样称赞的雪夜独白。

程凤台从《长生殿》的杨贵妃身上,看到了自己困于侯门深院的坎坷命运。

一声叹息之后,他望向天空:“台上的人不知自己身在戏中,台下的人不知自己身在梦里,一梦一生,一生一梦。”

话里话外,充满无尽悲凉。

据说,演完这场戏之后,黄晓明浑身起鸡皮疙瘩,最后竟抑制不住地在现场哭了起来。

因为这段独白里有一句台词,让他想起了自己,“人活着就是身不由己,就是孤独,就是求而不得。”

光靠这段独白,黄晓明便顺利将地观众带入了角色,将程凤台的孤独与无奈娓娓道来。

这段独白不但为全剧增色不少,而且还体现出了黄晓明绝佳的台词功底。

第二处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程凤台对范涟递出的一个眼神。

对小舅子范涟,程凤台又嫌弃又无奈。

这一次,他迫不得已为范涟充当说客,替他跟怀孕的舞女谈判。

进门前,程凤台质问范涟:“这孩子你要还是不要?”

见范涟支支吾吾,程凤台气的想打他,但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只能恨铁不成钢地用眼神瞥了一下对方。

这个眼神被黄晓明处理的颇为巧妙,就算没看过完整剧情,观众也都能经由这个眼神,感受到角色的起伏情绪和微妙的心理——

眼神中有凶狠、有蔑视、更有无奈。

虽然程凤台的人设,是典型的民国霸道总裁,但在诠释方向上,黄晓明却收敛了很多,再没有显露出那种自以为是的“邪魅狷狂我最拽”。

比如,他以前刮胡子是这样的,

而《鬓边》里,他刮胡子是这样的。

以前他捂脸是这样的,

而《鬓边》里,他捂脸是这样的。

以前,他是这样笑的,

而《鬓边》里,他是这样笑的。

不管是动作幅度,还是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明显有意识的在收着演。

没有了那些轻佻浮夸的挤眉弄眼,他的表演看上去清新了许多,也自然了许多。

有网友因此评价黄晓明,说他是“薛定谔的演技”,演技总是时有时无,忽高忽低。

之所以产生这种感觉,归根结底,主要源于黄晓明本身的不自信。

当他出演与他性格不相符的角色时,就难免有用力过猛之嫌。

黄晓明身上所表现出的油腻,我们可以将其定义为“心虚”和“自恋”。

心虚和自恋,乍一听来,是两个表意截然不同的词汇。

然而,它们却对立统一地,共同作用在了黄晓明身上。

打从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开始,黄晓明便清醒地发现,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天赋型选手。

曾几何时,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被误招的。

就连班主任崔新琴,也都觉得他有点不开窍。

天赋不够,只能努力来凑。

而黄晓明本人,也刚好是一个很执拗的人。

他喜欢自己跟自己较劲。别人越是觉得他不适合干这行,哪怕他自己都觉得不合适,他越是想证明,自己能干好。

2002年,凭借出演《大汉天子》,黄晓明一炮而红。

那时候的他,演技自然流畅,外表英俊潇洒,是典型的当红小生做派。

只可惜,这样的表演并没有持续太久。

到2006年出演《神雕侠侣》,他的演技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下滑势头。

金庸曾这样形容他所出演的杨过,“有点滑头滑脑的,好像一个很浮夸的轻薄的少年,我不喜欢。”

此后,出演《鹿鼎记》,他又彻底跑偏,将玩世不恭又多情,演绎成了油腔滑调又猥琐。

而《泡沫之夏》《锦绣缘华丽冒险》《上古情歌》等作品的接连问世,则更是让他一路变身“油王”,在表演误区中愈陷愈深。

类似擦嘴唇、放电、咬耳朵、壁咚、邪魅一笑之类的辣眼动作,简直数不胜数。

之所以会让人产生这样的不适感,其根本原因,主要在于黄晓明没有准确地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

好演员是需要作品证明的,好作品也是需要演员成就的,这种相辅相成的关系,在黄晓明身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他不是“千人千面”的演技派,他最适合饰演和他气质相符的角色。

那么黄晓明的本身气质,又是什么样的呢?

用赵薇的话来说,他的性格偏“淳朴憨厚”,“很乖”,还有点腼腆。

而韦小宝、霸总这样的角色,自然在性格方面,与他大相径庭,难以吻合。

面对这种角色,他色厉内荏、底气不足,只能用一种浮夸的方式去呈现,以至于最终孕育出了一套“邪魅狷狂我最帅”的自恋演法,让人无法直视。

只有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去用心诠释,黄晓明才能正常发挥出自己的实际演技。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角色才是真正适合他的呢?

简单来说,就是暗合他本我、自我、超我的角色。

目前来看,他出演的最成功的角色类型,大多都与他的成长经历、个人性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中国合伙人》里的成冬青,是与他本人性格最为接近的一个角色。

成冬青是黄晓明的“自我”,他们都是天赋平平,但试图靠努力取胜的普通人。

当年,陈可辛本来属意让他演孟晓骏,但黄晓明坚持觉得自己更像成冬青,因为都挺“轴”:“成冬青身上的坚韧、执着,以及他从一个‘土鳖’走向成功的经历,我更有共鸣。”

在那场兄弟三人撕破脸的婚礼戏上,成冬青需要将多年积攒的情绪彻底宣泄出来。

表演过程中,黄晓明抛开剧本,嚎啕大哭,直到关机还久久不能平息。

事后回想这段经历,他曾这样感叹:

“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到委屈无助的时候。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委屈?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积蓄了很多年,恰恰很符合当时成冬青的内心,就给发泄出来了。”

作为家中的长子、长孙、长外孙,黄晓明从小就被教育成了要起到带头作用的大哥哥形象,“要以身作则,给弟弟们做表率,要有责任看护他们”。

这种以身作则的教育理念,同样也对黄晓明的戏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只要所演角色,为人隐忍克制,需要背负家国大义、养家重担,那么黄晓明的表现,一般都不会让人太失望。

比如,《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中情深义重的萧平章,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将萧平章视作是黄晓明所向往的理想人格化身,即他的“超我”。

此外,在黄晓明演绎的众多角色当中,有一个角色是最为特殊的——《风声》中的武田。

这个残忍腹黑的日本军官,是黄晓明出演过的为数不多的反派角色。

这个角色,正犹如他的“本我”一般,代表了他压抑已久的最原始的阴暗面。

除上述角色之外,黄晓明近年来塑造的很多其他角色,基本也都大同小异,与他本人有着不同程度的契合:《你迟到的许多年》里的沐建峰,《无问西东》里的陈鹏,《烈火英雄》里的江立伟等等。

不过,个人感觉,要想在演技方面寻求突破,黄晓明以后还是可以对反派角色予以更多的尝试。

坦白说,要想彻底“去油”,其实很难。

但只要黄晓明找准路子、遵从本心,正常发挥其真实水平,大家还是有目共睹的。

正如《霸王别姬》所说:“这人啊,得自己成全自己!”

相信,未来总有一天,黄晓明会一雪前耻,让观众彻底真香!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