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国强“黑红”往事:前妻除夕自杀,海里遇鲨鱼,飞机起火写遗书

《电影人物Top250》第20篇

文/朱墨

一、

唐国强在接受英达采访时非常感慨:“人这一生没有经历惊涛骇浪会略显遗憾,经常遇到惊涛骇浪又心脏受不了”。

很不幸,唐国强属于后一种,即使他爸是心脏科医生也经常受不了。

1952年5月4日,唐国强出生于青岛,这个生日好记,五四青年节。

他的父亲唐之曦是喝过洋墨水的文化人,平时在医院心脏科做手术,在家就写毛笔字捣鼓油画。

老人家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两个儿子(唐国强有个弟弟)能好好念书,将来考大学。

结果唐国强偏偏成绩从小不好,还喜欢捣蛋,经常将父亲未干的油画蹭一身,唐之曦解开皮带就是一顿胖揍。

小学毕业后唐国强本来应该升入青岛二中,但是成绩不好只能以文体特长生的身份去青岛三十九中。

这个学校出了不少明星,除了唐国强,还有倪萍、黄晓明、陈好等。

英达问唐国强怎么你母校为什么出这么多大腕,是那地方风水好吗?

唐国强嘿嘿一笑:“明星都是成绩不好呗!”

这时候唐国强除了小学当过少儿艺术团团长之外,对文艺其实没啥兴趣,他个子高,是学校排球队的主力。

上山下乡的时候,他是家里老大,只能让弟弟留城里。

但他也想留城里,就通过学校宣传队老师走后门进了话剧舞台,演南征北战,还经常去部队巡演。

一开始他就两句台词:

“南征北战我们不是都打胜了吗?干嘛还要后撤呢?”

“怎么样,打仗还得靠我们炮兵。”

结果就这么两句台词的表演居然被部队文工团看上了,悄悄将他叫到一旁:“我们想留下你”。

唐国强当时高兴坏了,左等右等却半天没有接到通知,一打听才知道组织上对他的家庭成分进行了调查,发现他家里有“黑五类”与“特嫌”的问题。

这个嫌疑人不是别人,就是他那曾经留学日本的父亲,青岛外科手术第一刀。

后来济南军区、福州军区、南京军区的文工团看了他的表演都想要他,最后都只能表示惋惜:

“我们都很想要你,但是你家庭问题还没有解决”。

苍天啊!大地啊!求你告诉我,未来在哪里?

当时的唐国强很绝望,感到人生一片灰色,比路遥《人生》里的高加林还觉得憋屈。

二、

1970年,唐国强到了人生的关键岔路口,此时有两条路供他选择。

一是大型铁夹子厂。

二是青岛市话剧团。

事后诸葛亮肯定会说那绝对选话剧团,但当时的政治气氛话剧团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老老实实当一名工人颜色更鲜艳。

听说唐国强要去话剧团,唐之曦老爷子(那时候还是中年)重重地拍了桌子,解开皮带又要抽龟儿子。

“毛主席老人家说过‘劳动最光荣’,话剧团是创造性劳动,我想去”,唐国强引经据典向父亲表明自己的决心。

“孽子啊!孽子啊!我这半辈子苦学来的手艺,我这满墙的医学书籍看来是没机会传给你了”。

老父亲后来将手艺传给了小儿子,唐国强弟弟还真成了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

在青岛话剧团,唐国强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慢慢成了台柱子。

1975年,八一制片厂要拍摄电影《南海风云》,导演挑选演员的时候定的标准是必须会游泳。

这几乎就是为青岛人唐国强量身打造,他一个猛子扎水里游潜20米小菜一碟。

结果他太天真了,会扎猛子不代表不晕船,唐国强去剧组报道第二天就安排与老演员一起乘坐“猎潜舰”。

海上风大浪大,唐国强饰演的人物是舰长,必须坚守岗位,他晕得迷迷糊糊胃里的东西到喉咙眼里又给强行咽了下去。

用汪涵的话说就是“这酸爽!”

唐国强几乎每天过的都是脑袋晕晕乎乎的日子,但是他敬业,到了拍他镜头的时候,意志力能够调节到最佳状态。

后来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也承认自己动摇过:

“当时吐到什么程度?我的汗珠那真是叫黄豆大的汗珠,一点都不假,全身都湿透了,让我躺在副舰长那个位置上,一个圆窗户,吐得时候把头伸出去,吐的都是绿的,苦胆都吐出来了,当时真想跳下去算了,遭这个罪干什么,这在干什么呀!”

除了晕船之外,他还遭遇过最胆战心惊的一幕,一头300多斤的大鲨鱼受伤了,就漂浮在军舰的正前方。

军人们乐开了花,又可以打牙祭了,趴趴几枪下去,结果鲨鱼虽然受了伤,但求生的本能让它逃走了。

鲨鱼刚走,导演就要求唐国强穿个红背心,一条蓝裤衩跳进海里,他们在离他50米开外的地方拍摄。

唐国强在海里抱着一块木板,看着自己水里自己煞白煞白的大腿,心里一直在想那鲨鱼要是突然杀个回马枪怎么办?

哥们是会游泳,但在这海里还能快过鲨鱼吗?

还好鲨鱼疗伤去了,没来得及赶回来饱餐一顿。

就这样熬了八个月,《南海风云》上映了,首映当天唐国强自己都不敢看,怕被评价不好。

同时这部戏也没火,1976年发生了唐山大地震,谁也没心情看这些电影了。

三、

《南海风云》虽然没有火,但是毕竟唐国强在大荧幕上混了个脸熟,不少女青年给他写信。

还有个女影迷特意跑到单位去找他,唐国强这时慌神了,这么热情奔放的女人他吃不消,天天躲在招待所不见人。

这一年,他24岁。

接着他又拍了一部电影《走在战争前面》,在里面他总是耷拉个右手,握着把枪,跟其他演员很不搭调。

这还真不赖他,为了拍好戏他受了严重的伤病,整个韧带都撕裂了,不得已导演才给他拗了个这样的造型。

这部戏也没火。

1969年,唐国强与刘晓庆、陈冲一起拍了《小花》。

这部戏火了,不过最火的是刘晓庆与陈冲还有唱插曲的李谷一,她那首《妹妹找哥泪花流》大街小巷都能听到,就跟去年的《野狼disco》一样。

唐国强有一个绰号比他本人火,陈冲见他爱吃奶油蛋糕又皮肤比女人还白嫩,给他取了外号“奶油小生”。

本来是句好朋友之间的玩笑话,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叫他“奶油小生”。

这绰号搁现在那是天天上热搜的顶级流量明星,但那时候可害苦了唐国强。

紧接着他又拍了一部电影《孔雀公主》,饰演柔美的傣族王子。

偏偏高仓健带着《追捕》从东瀛渡海而来,一下子改变了中国人对于男性的审美,不戴牛仔帽,眼神不冷酷,脸盘不像被风削过,你都不配称作男人。

唐国强这部《孔雀公主》在《追捕》之后上映的,已经习惯了高仓健那样的冷峻硬汉,大家都接受不了荧幕上出现一个跳着“健美操”的奶油小生。

唐国强很郁闷,成天唉声叹气抑郁不乐,既生唐国强,何生高仓健。

为了收敛心神,看了不少杂志和小说。

其中《十月》上的小说《高山下的花环》让他彻夜难眠,男主角赵蒙生牢牢地吸引了他。

听说导演孙周要将之拍成电视剧,他决定毛遂自荐。

四、

唐国强希望落空了,他的同事周里京长得更像条汉子,同时也急着摆脱“不良形象”。

周里京演了路遥的《人生》之后,由于演的实在太好,抛弃了巧珍的“负心汉”的形象让人民群众恨得牙痒痒,上街买菜都买不到。

周里京演了电视剧《高山下的花环》之后果然形象反转,上街买菜时人民群众都不肯收他的钱了。

1983年,唐国强脸上贴着胡子演了《四渡赤水》里的卢青松,这部电影还获得了金鸡奖特别奖。

唐国强恢复了一点自信心,1984年听说谢晋筹备电影版本《高山下的花环》时,他的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

这次他不毛遂自荐了,请“孔雀公主”李秀明去当说客。

李秀明真的够朋友,跪着边拍戏都不忘边回头跟谢导说:“唐国强想演赵蒙生,他又不好意思”。

为了接到这个角色,唐国强自己又去找了谢晋,情绪激昂指天发誓:

“导演,我特别想演这个角色,可以说是朝思暮想,我也知道“奶油小生”的头衔让您会有顾虑,但我有信心演好。如果演砸了,我愿意从此从最底层的场记起,重新一步步走上演员这条路,请好好打磨我”

好导演都是心理学家,请将不如激将,为此谢晋在开机之前特意进行了一次聚餐,当着全体人员的面说:

“唐国强说了,他准备背水一战!”

唐国强就这么成功被逼上了梁山,演不好就准备去做场记,就像现在的不少小青年赌咒发誓一样:“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

这次他演的不错,向很多观众,包括评论界,证明了自己是可以演不同的角色的,形象气质也都可以根据角色的不同有所变换,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1985年,为了完成老爷子心心念念的“大学梦”,唐国强去北京电影学院读了两年书。

同班同学里有宋春丽、郭凯敏这样的大明星,经常与年轻人王志文他们打篮球。

五、

90年代初,王扶林导演找唐国强拍《三国演义》,分别试了周瑜与诸葛亮。

对于启用唐国强,剧组里意见分歧非常大,大多数人都认为唐国强无法驾驭这个角色,赵云换了三个,鲁肃换了三个。

戏拍了接近三年,这是王扶林导演的风格,慢工出细活,《红楼梦》就这么拍的。

唐国强从头到尾都听到要换他的消息,好在王扶林坚持用他。

结果是他演的诸葛亮成了经典。

后来他又演了一系列古装戏,清一色的皇帝,其中《雍正王朝》让人印象最深刻。

一开始雍正定的不是他,而是张丰毅。

不过张丰毅想拍目标是全球市场的大片《荆轲刺秦王》,结果电影评价不高,后来接受鲁豫采访他说自己特别后悔。

唐国强一开始定的角色是八阿哥,张丰毅演不了他就顶上了。

这样上了很多人不乐意,认为唐国强演不好雍正,第一天就打算陪他吃个散伙饭。

结果在散伙饭上唐国强将自己对于雍正的角色分析侃侃而谈,观点鞭辟入里,一下子征服了导演们。

就这样,他成了真正的“雍正”,然后与张铁林、陈道明一起成了“皇帝专业户”。

唐国强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饰演的伟人毛泽东。

在《长征》、《延安颂》、《井冈山》、《开国领袖毛泽东》、《八路军》、《张思德》等作品里他都演毛泽东。

为了演好不同时期的毛泽东,他的体重一直在140-180斤之间来回浮动。

增肥、减肥过程来来回回,痛苦程度可想而知,但对于老戏骨来说,戏比天大。

在电视剧《长征》拍完之后,他与朋友一起去南非散心,结果飞机起火差点葬身非洲大草原。

七、

2000年,拍完电视剧《长征》后,唐国强与友人在南非玩了一圈,结果在刚离开约翰内斯堡一个小时左右,飞机发动机部位冒出两个小火球。

然后空姐过来安抚他们,指示紧急情况下如何从后门跳下去。

同时机长打开油箱向外倒燃料,这是为了减少在空中爆炸的风险。

唐国强看着汽油“哗啦啦”地往外飞,一开始还很平静,连空姐给他粉红色的信纸要他准备写遗书的时候,他也表现得并不惊慌。

直到望着旁边惊慌失措的导演金韬时,他才慌张了,刚拍好的电视剧《长征》后期剪辑还没完成。

这两个导演都交待在了非洲,那戏就黄了。这时候他才真正焦急起来。

还好最后有惊无险,飞机返回南非首都迫降成功。

唐国强人生中真正的至暗时刻是他前妻孙涛的自杀。

1979年,唐国强与孙涛结婚,在唐国强由八一制片厂临时工转为正式工的过程中,孙涛军级干部的父亲出力不少。

1982年,他们的女儿唐莉出生。

一度两人也非常恩爱,不过随着唐国强事业越来好,孙涛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两人经常为此争吵。

1989年,唐国强提出离婚。

1990年,孙涛在除夕夜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分别给父母以及女儿写了一封遗书。

孙涛自杀之后,唐国强遭遇巨大的舆论压力,每次上街即使戴着口罩都会被人认出来,他只能通过工作来麻痹自己。

那段时间,除了工作,他几乎没有额外的应酬。

1993年,唐国强与小12岁的女演员壮丽结婚,生下两个儿子。

孙涛所生的大女儿随着年龄增长,慢慢理解了大人之间的纠葛,与后妈关系融洽。

后记:

唐国强既帅又演技好,确实很有魅力,拍《小花》时,给唐国强取“奶油小生”绰号的陈冲就暗恋过他。

“其实当年我很喜欢唐国强,但是他已经有了未婚妻,我觉得他很好,但他也已经要结婚了,我也只能在心里伤心。”

对于唐国强,朱墨喜欢某位网友的理性观点:红时不追,难时不黑,只赏其作,不问是非。

他的影视作品大部分都非常好,是不可多得的好演员。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