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笔畅,单身快乐

周笔畅有一次吐槽杨幂,说她第一次去看小糯米,结果没想到,杨幂穿着个睡衣给她开门。周笔畅心里想,你也太随便了,“站在门口吓了一跳”,但没想到轮到自己的时候,不止是睡衣,而且素颜。

《我要这样生活》第一集,周笔畅就丧魂落魄地走到客厅。

谢楠说,“这是早上吗”,她说,“刚起来”。然后走到沙发上,闷了几分钟,换个姿势,又继续呆滞,全身无力,东倒西歪,眼睛也睁不开,甚至想回去睡个回笼觉。结果肚皮一叫,“饿了”。

打开音乐,睡眼惺忪地给花换水。

虽然早餐谈不上精致,但是却不敷衍,兴高采烈地给咖啡拉个花,然后开火煮一碗燕麦粥。有眼尖的人发现她手里的燕麦是世壮燕麦,便宜,又好吃,但是现在比较难买了,周笔畅是下了点功夫。

吃了早餐,又悠哉惬意地搭配衣服。

出门不化妆,只画眉。凳子上只有常用的三款化妆用品,发胶,眉笔,眼线笔,连杨迪都惊,“这是所有的化妆品了吗”。

突然想到之前一个故事,说周笔畅和霍思燕去做美甲,然后一结账吓一跳,一千块一个人。周笔畅问,“做个指甲要这么贵吗”,然后周围的人都嘲笑她,她说在她的意识里,觉得顶多就两三百。

周笔畅也不是舍不得花钱。

这次拍到她家里到处都是软妹币的味道,像自动咖啡机,三万五,一个屏风,二万五……

但是她的钱大多数都用在了生活上。

虽然是独居十五年,过得却是有滋有味。镜头一扫过去,家里到处都是绿植,柜子里一排手办,滑板,烛台,跑步机,小黄人拼图,不止是吊灯里装着一些玩具,连纸巾都要套上一个玩偶。

一个人有没有生活,看她的厨房。

周笔畅的冰箱,有两个,不止是里面装得满满当当,外面也贴满了冰箱贴,都是她环游世界带回来的印记。案板上,不止是调味品丰富,餐具精致,而且光是做饭的锅,估计都有五六七八个。

炒菜是炒锅,煮粥的时候是奶锅,味增汤是琥珀锅,煲仔饭又是专门做煲仔饭的锅。

以前从来没发觉周笔畅原来这么会吃,而且讲究。

周笔畅和黄雅莉都热爱生活,但点不一样,黄雅莉的点在分享,她喜欢呼朋唤友,做一大桌子好吃的菜,看着别人开心自己就满足,而周笔畅的点在自己,喜欢独处,想吃什么就吃,舒服自在。

他们去上《向往的生活》,黄雅莉帮张子枫插花,叶一茜生火,只有周笔畅一个人在门外劈柴。

何炅说,“笔笔你的压力很大吗”,周笔畅笑,“我没有压力”,其实就是单纯的不想社交。周笔畅干什么都喜欢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旅游,一个人唱KTV,范丞丞说一个人吃火锅,会放个熊在你对面。

周笔畅表情难受,“我可以不要吗,我不觉得孤独”。

周笔畅确实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不爱说话,记者提问,永远需要停顿很久才能说出来;不爱聚餐,哪怕是公司领导叫去也会拒绝,被问理由,“就是不想去”;不爱发朋友圈,发也是哦啊嘿三个字。

更过分的是,有一次不给工作人员打招呼直接飞去了冰岛。

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信号,一走就是十二天,急得工作人员不得不调整她的工作计划。记者说,“这是计划的逃跑吗”,她说,“就是突然看见了,就买机票走了”,在她这里,工作经常要为旅行让步。

周笔畅说自己是一个非典型的女明星,我看她就不像女明星。

不爱为自己的外表投资,不做美甲不保养,爱好不是买包,是击剑,是去游乐园坐过山车和跳楼机。丁丁张和她去击剑的时候有点后悔,“我们应该去游乐园”,然后一想,不对,我坐不了跳楼机。

不爱走红毯,她说能不去就不去,不会摆姿势,有时候努力一摆,把摄影师吓死。

不要粉丝接机,不想引起骚动,不想因为自己给别人添麻烦。

然后不想接与音乐无关的通告,易立竞说,“可是公司签你肯定是为了赚钱啊”,周笔畅说,现在她明白这个道理了,但身体上依然不想接。但不想接的后果就是,钱少,曝光少,粉丝也会越来越少。

以前经常都会有人拿超女三强来作比较,但现在胜负其实都出来了。

李宇春很拼命,一年休息不到两天,从流量到偶像,她每一步都野心勃勃,张靓颖是话题女王,她的脸,她的国际化,她的情感纠葛,随时上热搜,而周笔畅,没野心,没话题,一直在往后退。

也不能说是退,反正就是一棵野蛮生长的树,能长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张绍刚开玩笑,说周笔畅以前开演唱会,抢票堪比春运,现在想看见这么多人,只能去火车站唱。

周笔畅在《立场》的时候也被问到这些问题,她其实挺坦然的,易立竞说,“你不是也在欧洲音乐节获过奖吗”,周笔畅笑,“要说实话吗”,易立竞说,“有一个外国的歌手也翻唱你的歌”,周笔畅又笑,“要说实话吗”。

实话是什么,没说,但周笔畅说,“她不喜欢名不副实的东西”。

她说有一次看新闻通稿,就写她什么什么,她就问工作人员,“能不能写得实在一点”,工作人员说,“新闻稿都是这样写,你要不要看一下写其他人的,吹得更那个”。

周笔畅有时候倒是挺羡慕艺人的,羡慕他们有流量,有话题,宣传什么都不费力。

但是身体上却从来不妥协,丁丁张说,“那杨幂那样的人生你喜欢吗”,她使劲摇头,“不用了,太多人黑她了,算了”。

且不要说变成杨幂,有时候把面包递到嘴巴旁边她都不想张口,记者问她,“有没有演唱会计划”,等于就是给她宣传机会,“没有”,就光秃的两个字,就算没有演唱会,你也可以说你其他的计划,不说。

然后问她一个人生活有没有脆弱的时候,又是一个卖惨的好时机,她说,“有”,屏息期待答案,“生理期”。

上《我是唱作人》,粉丝开心到爆,终于要上综艺了,结果周笔畅一盆冷水泼过去,这次的歌可能不是你们喜欢的歌,但却是我喜欢的歌。言外之意就是,你们要听就来,不要对我有什么期待。

刘敏涛听了都想带着三分薄情唱,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

真实是好事,但真实也会有代价,代价就是从全民选出来的主流音乐人逐渐走向了边缘。19年,《南方人物周刊》问周笔畅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形象,她说,“看得到又看不到我的一个存在,半透明那种人”。

她不想往中心走,但是又不想彻底小众,她在找一个舒服的位置。

2015年,周笔畅发了一张专辑叫《翻白眼》,里面不仅有英语和韩语,而且也有爵士和说唱,周笔畅说,“开始玩起来了”。然后现在,一张比一张嗨,电子,迷幻,复古迪斯科,离我的青春越来越远。

她其实也知道,歌迷喜欢她的《笔记》,喜欢她唱慢歌,但她就是不想因为取悦别人而让自己难受。

易立竞也很直接,“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会变得越来越小众”,周笔畅想了一会,“没想过”,她说她有责任养活工作室的人,她可以去接影视歌曲,但如果让她在创作上妥协,做不到,“我不想坚持了一半放弃”。

她手上有一个纹身,是一根羽毛,羽毛代表自由。

她说她很羡慕《荒野生存》的主人公,虽然笨了一点,固执了一点,但是灵魂是自由的,“哪怕是死在冒险的路上也值得”。

周笔畅出道十五年,其实变了很多,取下了眼镜框,穿起了蕾丝,但她不变的是,依然给自己留了一片地方,就像她曾经站在超女的舞台上发问,“究竟是大红大紫重要,还是唱好歌重要”。

她《耳鸣》里有一句歌词,“外面杂讯这样多,谁记得住几秒钟,跟上去就退流行,偏偏我太冷静”。

有人说,其实活成周笔畅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但其实,能活成周笔畅这样才是奢侈。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工作人员问周笔畅,“今天辛苦吗”,她举着手机一直拍,“看到这么美的落日不辛苦,好开心呀”。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