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敏涛不用乘风破浪,她就是“浪”

三年前,刘敏涛录《金星秀》。开场有段寒暄,金星爆料,说这节目从来都是明星排队等着上,只有刘敏涛,“我要求一定请到她,我等了她半年。”

说金星是爱刘敏涛吧,又觉得爱里带着愤——等了半年诶。好在刘敏涛反应快,把错往自个儿身上揽,“我思维不敏捷,幽默细胞少,不像别的嘉宾上节目,可以逗得观众很开心。”

刘敏涛嗓门高且尖,声带像长在脑门上,又爱笑,一笑,感觉满屏都是她的哈哈哈。但不代表她幽默。所以很难想象杨迪描述的画面:在酒店偶遇戴鸭舌帽穿bulingbuling运动装的刘敏涛。

杨迪跟她打招呼,“嗨,敏涛姐。”敏涛姐直接唱起来,“Oh,it’s u, it’s u, it’s me.”后来,两个人一起录《年代秀》秀了一段拉普。怎么讲,《乘风破浪的姐姐》真的损失了一员大将。

rapper组C位,我的one pick已经给了刘敏涛。

刘敏涛解释过那次的酒店黑怕风,“穿着嗨的衣服就可以很嗨。”噢真的吗,我不信。应该是说,一旦开麦唱歌的刘敏涛就可以很嗨。唱rap嗨,唱流行歌简直嗨到醉人。

我不允许还有人没有看过,55盛典上,姐姐唱《红色高跟鞋》的灵魂演出。你知道吧,“灵魂”的意思就是,每一帧截出来都是表情包。收好,怼杠精的时候用得上。

因为演出非常出圈,盛典节目组紧跟着出了一支刘敏涛的完整直拍。直拍上线24小时,显示播放量达到3203万次。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水平吗?

放到韩娱圈做对比。Lisa,位居四五代女爱豆直拍第一名,68支直拍里,破千万的有三支,也才三支哦。而在千万直拍这一级,最厉害是裴秀智。她有一支直拍快破3000万。

最厉害的裴秀智快破3000万,而敏涛姐姐是3203万。论直拍实绩,姐姐吊打秀智,姐姐是巨C!

《乘风》导演组,赶紧地,捞捞姐姐吧。

再回头看刘敏涛那段自评,只对了一半。一个说自己缺乏幽默细胞的人,却架不住观众被她逗得很开心,她成了3203万观众的快乐喷泉,这不是不幽默,是她不自知地被推上了幽默的上位圈。

现代人太难了,也就对快乐的摄取变得怎么轻巧怎么来。估摸着,刘敏涛演一辈子的戏,远远不如这一把玩得slay全场。反正在我这儿,刘敏涛之后,《红色高跟鞋》再无原唱。

看到了吧,只要活得够久,你终将成为宝藏。有人就挖坟,挖出了刘敏涛的一部古早剧《人鬼情缘》,2000年拍的。有三点想不到。想不到它尺度奇大,想不到刘敏涛和刘奕君谈过人鬼恋。

最想不到的是,一部大尺度,把静妃和谢玉凑CP的剧,制作团队叫山影。知道山影爱用熟人,但不知道20年前,刘敏涛刘奕君已经这么熟了。

我说的尺度大,还不是亲亲而已。有场戏是,刘敏涛扮演的女鬼聂小倩,企图色诱刘奕君演的宁采臣。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刘奕君一心扑在书里,无奈刘敏涛发起连环性骚扰。

先是后背杀,接着硬核扑倒。但都被刘奕君无情地say no。刘敏涛心生一计,诬赖刘奕君偷了她的东西,要搜身。害,这套路,山影好会噢。

这时期的刘奕君还对刘敏涛保持着无感。纵使她各种撩,统统临“色”不惧。最后连拉带扯,硬是把刘敏涛轰了出去。

刘奕君迷妹值得珍藏的画面发生了。他站在门口,对摔倒在地的刘敏涛生气不已,突然,裤子垮了。谁干的呢,刚才玩搜身play的敏涛姐姐。

裤子都脱了,女鬼却被轰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不开玩笑地说,20年前,24岁的刘敏涛可真美啊。她天生一张姐姐脸,三分娇媚,三分风情,四分利落干练。姐姐脸的好处是,真到了姐姐的年纪,像酒,越陈越香。

刘敏涛又是其中的,少数极其幸运的人。不用成为姐姐,从小,因为是“别人家的小孩”而广受关注。她早早便吃尽了偶像加实力的红利。

成绩好,能歌善舞,拿各种奖,奖状拿回来都不贴的,啪一下搁桌子上,招呼妈一声,“妈,奖放这儿了哈”,转身跑出去玩儿。拿奖拿到手软,手软软到压根不在乎。重点是人家长得还好看。

所能想象的,被宠爱和艳羡的校花的人生,就像刘敏涛这样。校花的一大基本配置是爱慕者。具体俘获过多少少男心,不知道,但刘敏涛讲过一个故事,信息量够大。

中学时,她同时给几个喜欢她的男同学写信,内容一模一样,大概意思是“别爱我没结果”。要说喜欢她呢,男同学们又没正儿八经地告白过。等于还没开始就已经被强行结束。

少女刘敏涛可够狠的啊。

因为狠,个性强,什么都不服,什么都要我说了算,刘敏涛喜提一个绰号,“小辣椒”。毕竟山东大妞。所以李静采访刘敏涛,开诚布公跟她讲,“不熟悉你的人,看你面相,觉得你特刁。”

哪种刁法?李静说的,别人没注意踩了她一脚,她绝对给人踩回去。这又是姐姐脸的bug,眼角眉梢,总像对外界散发一种迷之敌意和攻击性。连笑都笑不出温和可亲。

这种痛的领悟,几乎充斥了刘敏涛整整四年的大学生活。

校花还是那个校花,环境却变了。新环境里,拿她当榜样的邻居阿姨,想方设法接近她的男同学,巴望着跟她手拉手上厕所的女同学,从此消失。她走进大学,也就一步跌入了复杂纷繁的成人社会。

在成年人眼里,如果一个人,无端端包裹着宠爱,他们才不愿意承认艳羡,也说不出口嫉妒,那怎么办呢,因她而起的,受到威胁的情绪必须找到一个出口。

哦想到了,把自己的不服和自卑转化为一大盆污水,泼她身上去。刘敏涛莫名其妙被同学排挤,记恨。那年她刚满17岁。前17年的天之娇女,刚进中戏,就被吃了下马威。

在吕彦妮采写刘敏涛的文章里,写到一段,写她自杀。其实也没有到自杀那么严重,但脑补起来,特有文艺电影那种,闷闷的,留白式的,又矫情的行为艺术感。

“有一天捧着自己的小鱼缸,里面还有两条小金鱼,有一条当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她捧着,从东棉花胡同穿过雨儿胡同、帽儿胡同,径直往西边的什刹海走。”

同学朱媛媛几个人跟在她后面,以防不测。“小辣椒”原来是外强中干。

说来,这段霸凌往事,跟巩俐沾点儿关系。

巩俐的老师叫高景文。成功送走巩俐后,高老师寻寻觅觅,要再找一个巩俐2.0。在济南考场,高老师一眼就瞄准了刘敏涛。这话不知道哪儿传出来的,说刘敏涛就是高老师心里的小巩俐。

中戏93级新生都知道,第一名刘敏涛,又名“小巩俐”。有名号的人,排面是不一样。汇报表演,刘敏涛一个人包揽了主持、跳舞、小品。换场的时候甚至来不及换衣服。

交作业,男生也爱找她搭档。因为她像免死金牌,有她,老师都给过。

看刘敏涛早期履历表,也能看出她的鹤立鸡群。大一就演了电影《祝你好运》,跟六小龄童、牛犇他们搭戏。一毕业就演女主。然后从此都是女主。

2015年搭上“山影热”的时候,媒体给刘敏涛安了一顶头衔,“大器晚成”。但看起来更像是,刘敏涛年轻时就成了,到中年,又翻红。而年轻与中年的过渡期,刘敏涛还有一件大事,结婚生女。

2007年,刘敏涛嫁给富商,退圈,相夫教子。倒也符合过去女明星的主流之路。

说来好笑,这种主流选择,旁人总愤愤不已。尤其按现代舆论标准反推回去,情绪一定是悲悯的,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但录《非常静距离》,刘敏涛有句话很打脸。

她和李静探讨该不该相夫教子。李静是站工作的一方。刘敏涛这么说,“我投入并且享受家庭生活。对演戏也没有很热爱,没有到牺牲事业去服务家庭的地步。”

算是为选择家庭的部分女明星的一次发声。她们享受着呢,没你们想的那么惨。

要说惨,是婚后第七年。刘敏涛的官宣是,“因聚少离多而离婚”。只有在《人物》的采访稿里提到了那个词,“婚外情”。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豪门梦碎的故事。

连细节都像复制粘贴。比如和前夫去清水寺旅游,想买一个抹茶冰淇淋,但没吃到,“因为我身无分文。”你永远无法想象富人有多富,如同很难想象,做富人的老婆有多穷。

接下来的剧情切入爽文模式。曾经的怨妇,重出江湖,一路反杀,连接遇上《琅琊榜》《伪装者》,然后戏约像过去拿奖,啪一个,啪再一个。

放励志鸡汤文里,这叫“女性的逆袭”,叫“遇见最好的自己”。但能不能出个解释,为什么女性遇见最好的自己,似乎老与婚姻格格不入呢。你看刘敏涛,离婚第七年,唱首歌都能红到不行。

七年这个跨度还真是邪门,七年又七年,可能是劫可能是福。但总归符合能量守恒。就像当过校花,就得受些打压,吃过婚姻的苦,就一定补给你一口事业的甜。

连抹茶冰淇淋都有反转。2018年,刘敏涛又去了一次清水寺,终于吃到了当阔太时买不起的冰淇淋。“真好吃,那是自由的味道。”

这个敏涛姐姐更slay。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