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撕破了京圈摇滚的底裤?

\n

🍑看《乐队的夏天》了吗?

本季有一支乐队引起了我们的注意——Joyside。

这三个看起来最不摇滚的中年男人,歌都还没唱,就被吹得天花乱坠。RUSTIC的主唱李岩拍手称赞说这是“一支伟大的乐队”

后海大鲨鱼的主唱付菡也说自己曾是Joyside 的小粉丝,Joyside更是Carsick Cars乐队主唱张守望组乐队的原因,2008年时接受采访更是赞其为“地下摇滚之王”。

吴彦祖当年想去Joyside的演唱会后台认识主唱结果被拒了

作为一支唱英文歌发家的朋克乐队,Joyside歌词里常常出现女孩、啤酒、死亡、幻想、香烟。十年后登台乐夏,偏偏唱了一首中文歌——《太空浪子》,主旨是“无尽的爱”、“七彩的未来”。

大部分Joyside老粉心碎地认为这首中文歌是他们的最烂水平

NGA的网友评价道:

上一季大家还觉得痛仰太吃老本了,现在一看简直良心,好歹人家吃的是老本,这一季木马和Joyside直接刷的是老脸。

更愤怒的滚青直接开始炮轰“我他妈揍死他”

甚至有人说Joyside此举把京圈摇滚的底裤都给撕没了。

然而,Joyside就是靠着这首歌拿了第一。

说到这里就让人不禁好奇,Joyside的滚圈地位究竟如何?是京圈一霸,还是浪得虚名?

要认识Joyside,须从一部独立纪录片《北京浪花》(BEIJING BUBBLES)说起。

《北京浪花》是2004年的京圈摇滚往事,俩德国人跟拍了五支冉冉升起的摇滚明星乐队,其中Joyside的“戏份”比较多,海报都是边远和女朋友宿静的非主流自拍。

2004年,北京的地下摇滚就像一股暗火在燃烧。导演乔治和苏珊扛着一部摄影机在北京老胡同里窜来窜去,记录下来了一段宝贵的时光与资料。

这家金鼎轩在地坛旁边

影片对joyside的记录始于一次混乱又不失局气的饭局。

这位穿着红白海魂衫、肩上纹着大炸弹的就是Joyside的贝斯手刘昊,看起来其貌不扬,却是将来帝都滚圈耶路撒冷School酒吧的大老板之一。

酒足饭饱之后,Joyside乐队转场,在酒吧无名高地火力全开,极力制造一场没有硝烟的音乐现场。

穿着皮裤+花衬衫的边远给麦克风套上了一个避孕套,唱的是1970年代的老朋克,穿得却像Mick Jagger。有人形容这是一群流氓在较劲儿。

相比之下,当晚同台的未来脚踏车和五月天都显得特 别 文 雅。

无名高地(2003年-2007年),凡是对京圈摇滚略知一二的都知道这个酒吧有多么传奇。当年的人都还没有livehouse的概念,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摇滚、有很多独立乐队的酒吧,比如重塑、惘闻、木马、二手玫瑰。

无名高地避居亚运村,让这个充满流水线式建筑的地方泛起一次次摇滚的浪花。

窦唯也是常驻乐手之一。

狂野的夜晚结束后,镜头回到白天,回到城乡结合部的日常生活。

摇摇晃晃仿佛宿醉一样的镜头里,边远戴着荧光色墨镜、穿着粉底桃心衬衫。当导演用着德式英语问这村儿里哪能买到的Joyside的唱片时,边远抽了一口烟,笑着用京式英语回答说:

“不,不可能,但也许十年后可以。”

正如后来的School老板刘非评价:他们是一支非常超前的乐队,“Joyside唱的是虚无,是星空,是宇宙,没有那么多使命感,所以也不被行家认可。”

与超前的音乐意识相映衬的现实是一个腐烂的出租屋

这里是北五环之外的清河,房间里堆满了垃圾和烂鞋,乍一看还以为误入了什么猪笼牛棚之地。但是边远说:“我喜欢下雨的时候住在里边。”主要是因为房租便宜。

完全没有收入,再便宜的房租也要借

虽然赤贫得一无所有,但边远还有去非洲养大狮子的理想,和一张张宁愿饿死也不变卖的CD。他身边的女孩听着这番豪言壮志,眼里发光,单纯得有点傻。

谈笑风生中,边远说出了一句深刻的人生道理:努力工作没用。

他们住在这个垃圾堆里,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邻居都纷纷对这几个仿佛刚刚从牢里放出来的无业游民似的流氓翻白眼。甚至他们去坐公交车的时候,路人乘客宁愿站着也不要坐在他们身边,嫌脏。

在磕磕巴巴的英语衬托下,Joyside全员还多了一丝猥琐的气质。

但是镜头一切到live,Joyside在贝斯的撕裂琴声中又找回了征服世界的气势。边远说他的偶像是The Doors的Jim Morrison,原来他俩都是只有在舞台上才像个人样的歌手。

但是Jim Morrison是一夜爆红,名利滚滚;而Joyside已经成立好几年了,整个乐队仍然在贫穷中为温饱问题而挣扎。

但作为一支old school的朋克乐队,他们当然是不可能过早投降的。

影片最后露出Joyside在2004年10月发行的专辑时,配套的文案是:“这里没有你们想要找的fashion,我们只爱你们的钞票!”极尽反讽之能事。

这部粗糙的纪录片结束在又一次激情四射的演出中,边远筋疲力竭,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继续摇滚。

这部号称毫无虚构成分的《北京浪花》,夹杂在地下摇滚之间的是破破烂烂的街景、贫苦的平民百姓、看不到未来的生活。其实是彻头彻尾的外国人对中国的古早刻板印象,又傲慢又猎奇。

但是抛开这种有失偏颇的态度,《北京浪花》还是记录下了很多中国独立音乐从无到有的初期片段。除了Joyside,还有新裤子、挂在盒子上、沙子以及T9(现杭盖乐队)。

这些地下乐队的状态都非常相似,物质匮乏,精神富裕。为了音乐,基本放弃了积极“投入生活的洪流中去”,他们自成一体。

按片中一个乐手所说的:“(当时)中国摇滚才二十几年。”别说产生什么国际影响力,就算要被这个刚刚学会穿西装的社会所接受都难得要死。

他们都是千禧年前后急速发展的中国社会的异数。Joyside可以说是其中最出类拔萃的一支。不是因为他们最穷最丧,而是他们最不忌惮一切世俗之见。

这种姿态在完全是酒鬼出品的另一部纪录片《颓废的东方》(WASTED ORIENT)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两部Joyside的纪录片,更推荐这部

这部纪录片的导演Kevin Fritz是个美国人,拍这部片子的时候在北大学中文。想必是在某个现场被Joyside迷倒了,兴致勃勃地要给他们拍一部片子,让Joyside名垂千古。

Joyside非常配合,从头到尾就没有把舌头捋直过,时刻保持大醉一场的状态,随时随地日天日地。

这种FUCK THE WORLD的姿态非常正👍,“亚洲摇滚乐的噩梦”名副其实。

日天日地日海报

WASTED ORIENT也许源自艾略特的长诗《荒原》(THE WASTED LAND)。这组诗控诉了无情的现代社会让人变成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哀悼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幻灭。

游魂野鬼一样的Joyside也是在控诉无情的工业社会让朋克变成了“局外人”,变成了“噩梦”“中国还没有做好摇滚的准备”

就像他们歌词里写的:

Your City Is A Desert To Me

No Lights Show A Hope

To Warm A Dark Ghost

No Routes Reach A Home

To Lead A Lost Soul

\n

2007年,成片破破烂烂的《北京浪花》在德国公映,还请了Joyside作为特邀嘉宾去参加全球首映式。

渣到听不清的音质并不能阻挡欧洲人民的热情,Joyside顺势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欧洲五国巡演。中国独立音乐由此在西方世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Joyside难道就是凭着一颗赤贫又赤诚的朋克之心走天下吗?不是的。

众所周知,朋克是著名的没技术流派。但是作为old school punk,Joyside其实非常技术流。比如本文的配乐《Silly Girl》就有很巧妙的编曲技巧,尤其是吉他,不流俗不炫技,比那些三和弦一扫到底的乐手不知高到哪里去。吉他手刘虹位在2007年被《滚石》杂志嘉奖为中国最重要的4位吉他手之一。

再加上狂野不羁的台风、致命的浪漫气息。这种浪漫气质在歌名上可见一斑,比如《Your City Is A Desert To Me》《The Last Song For The Endless Party》《The Saviour Jonny Rotten》。 歌词的诗性真的完全不输前几年拿了诺贝尔奖的鲍勃·迪伦。

连专辑封面都这么有艺术气息

Joyside凭本事成为了中国地下摇滚之王,启蒙了无数滚青。

2008年奥运会期间,滚王Joyside作为fashion先锋被匡威选中做代言人(Rustic也被匡威相中过),大幅广告挂在西单,高调宣布中国也有摇滚乐

Joyside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2009年,事业如日中天之时,Joyside暴毙似地解散了。

解散前的最后一张合照

十年后重组登台乐夏,主唱边远在万众期待中一开嗓,迎来的不是毫无保留的赞誉,反而让很多人怀疑Joyside已经care about这个society了,随即报废了信仰。

那么又回到了文章一开头的问题:Joyside拉垮了吗?

摸着良心讲,确实有点。

《太空浪子》这首歌跟十年前创作力巅峰时期的任何一首歌相比都特别平庸。也许年纪大了就不可避免地面临创作力衰退的尴尬。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从“bury me”到“你是生命的奇迹”,Joyside已经不是我们心中曾经那个Joyside了。

也就不必再带着十几年前的Joyside情结看现在的Joyside

谁都希望中国摇滚可以有个光明的未来,但是如果要太空浪子带我们去“七彩的未来”,不行。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