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翻车5次,都替他捏把汗?

论音乐综艺最简单又最不简单的入坑方式?

大数据时代,无意刷到一支唱歌视频,

顺藤摸瓜补完整期节目,爱上了更多音乐人。

你们的脑海里大概浮现了几部综艺,

但橘子君最近的pick,是这部从“人”讲起的节目——

第一支视频,是江崡逍的《我要你》▼

没听过歌手的名字?

这才正常。

他仿佛是大隐隐于市的扫地僧,

惊鸿一瞥,大道至简,然后挥袖离开,

除了节目,其他信息实在不多。

江崡逍是马来西亚华裔,

已婚,有小孩,背井离乡来上海打拼,

父母长辈都在马来西亚,

平常的舞台,就是小小一间浴室,

偶尔会借着水声,思乡流泪,

这次走上街头,席地而坐,

干净的声线,让心头的晚风都不再炎热,

把情歌唱出思乡,让阿姨忍不住抹泪。

由此,看了第二支、第三支直拍、第N支视频…

最打动橘的,一是上海的张喆,音乐因故事更美丽▼

她是正在复旦读书的博士,

用这个舞台,纪念她与老公的第一次约会,

那是平凡生活中的浪漫瞬间——

跨年夜,浦东灯光秀,因人潮改变了计划,

离得太远,没有灯光秀,没有烟花,没有钟声,

打不到车回学校,就从凌晨一点走到了凌晨四点。

容易上头的深夜时分,聊天、唱歌、摆动,

张喆把这首《Check to Check》送给了对方。

“我迫不及待要做我喜欢的事情,

但这些小事不及我们相拥跳舞的万分之一”

二则是成都的猪大志,音乐原来真可以供心安放▼

这位曾经在新加坡留学的白领,

某天早上醒来,不想再照镜子了,

于是,放弃了世俗眼中的“正常工作”,

开着房车,启动环中国“巡演”之旅,

独自一人,舞台就定在街头,

一个城市待一两个星期,舒服就待一个月,

一路唱了两三百个城市,直到遇见成都……

他在这儿住了一年的房车,

做好了随时准备走的打算,

却因为待得太舒服,迈不动腿,

于是,不被任何人干扰的猪大志,

遇上了巴适安逸的城市,终于停下了,

嘿,去年还买了套房!

看他闭眼唱这首《不会说话的爱情》,

熙熙攘攘的街头,歌声好安静。

说句大白话,

这些人,我之前从来都不了解,

如果没有看过节目,也永远没机会了解,

但这档节目让我看到了这群“沉默者”,

也在他们的音乐里寻几分钟的慵懒安宁。

“人”与他们生长的“根”,大概就是《街头音浪》和其他游学唱歌综艺最大的不同。

就像名字说的,《街头音浪》将舞台定在了街头。

节目“斥巨资”打造了一辆二手大篷车,

由“街头音探”周笔畅、胡海泉,

带领“音探助手”胡夏、屈柏宇,

唱游七座城市,挖掘当地的特色音乐人。

具体落地的形式,也分为两部分:

1、艺人在街头进行蒙面表演;

2、与当地音乐人的音乐歌会。

#猜一猜都有谁#

街头游唱+不同城市的文化,

用一个特别的方式,让人感受音乐的力量:

不撕,避开了竞技对抗;意外频出,却又品出了另一种温暖的滋味,飘进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说意外——

节目形式本身就充满了无限未知的可能。

特别是街头表演环节,

最悲催非郑云龙莫属,一连翻车5次。

眼睛看不见了,

鼻子影响到唱歌了,

选歌间奏太长了,

音响出问题,不得不中断表演了,

好不容易修好,话筒线又再次被踩掉了……

最搞笑得颁给白举纲,综艺效果拉满。

在大中午的暴晒下,打扮成龟仙人,

空无一人的大街,只有直播手机相伴,

全程都是自己搬东西、弄设备,

找来帮忙的路人语出惊人,净说播不了的,

最后只留他独自在太阳下,

围观群众都躲在树荫里,

别问原因,问就是“线不够长”,

还有全程懵圈的路人,

都成了合格的上镜工具人(不是)

如果论温馨,当然是周笔畅。

虽然,一说话就被认出,是史上最短的蒙面演唱。

但,刚准备唱歌,发现旁边的小朋友开哭了。

小朋友实在可爱,周笔畅哄人也有一套。

最后居然还主动抱来了小宝贝,

开开心心转圈圈,共演一曲。

音乐综艺,做得四平八稳,也没了趣味,

好在,节目形式就会让综艺之神频频降临。

翻车更添加了与众不同的趣味,

就像最后稳稳停留在白举纲手机一角的蜻蜓。

做到了效果,自然就不需要撕——

节目在认认真真做街头的音乐,还原街头的本色。

街头艺人的魅力在于,

不像餐厅驻唱,分分钟成为背景音乐,

会为你停下脚步的人,一定被你的歌声吸引。

就像扮作最平凡的状态、回归街头的丁当,

一首歌后,仅有一位小朋友驻足,

后半场,几乎是一个小型音乐会。

大多数为之停留的人,也只是一面之缘,

相遇之间的微妙感,居然也被节目巧妙地保留。

橘看到喜欢的选手,

搜索资料,也找不到更多信息,

就像这位在成都酒吧驻唱了二十几年的女歌手,

温温柔柔又带点慵懒的嗓音,

最爱的是和朋友一起聊天喝酒,

这样的年纪,自在潇洒,随心所欲,

大概也不怎么畅游社交平台,

就像萍水相逢,感动一瞬间,

然后在摩肩接踵的街头就此告别。

音乐会上,也看不到专业的主持,

负责串场子的是歌手本人 ,

还给音乐本身,沟通之间才更有共鸣。

就像写出《无名之辈》的唐汉霄,

投身音乐十几年,去年才办了第一场演唱会,

在这之间,恐惧怀疑当然都有……

在一旁默默聆听的郑云龙,

突然俯过身去对他说:

“不用怕,早晚有一天会坐满的。”

这话不是大家以为的浓厚鸡汤,

是真的,也是爱音乐的灵魂惺惺相惜。

只因为郑云龙是音乐剧演员,

而当年的音乐剧是冷门中的冷门,

上座率全靠演员给观众免费送票,

十几年如一日,终于唱着唱着就满了。

支撑起节目灵魂的歌手,

也在讲述着TA身后这座城市的故事。

前四期分别去了上海和成都,

音乐有不同的风格——

上海,90后高学历夫妇,晚上总会在静安寺表演,丈夫放弃了稳定的公务员工作,两人领到“街头艺人证”上岗已经多年,把生活谱成歌。

成都,“大码男团”熊猫堂,融合川味的音律,配上可爱的团舞,走在反传统主流审美的路上。

不同的城市文化被链接,

也在讲述生活在这里的人的面貌——

走在时代前端的魔都,充满新的吸引力,也有着推动实现梦想的“创躁力”。

以安逸为态度的成都,生活既要来一点巴适,更要多一点火辣。

下一期就要去西安,已经开始期待解锁古城新场景。

……

《街头音浪》依旧在告诉我们,

那个看似有些俗套却依旧准确的真相,

音乐是有力量的,尤其是在生活中最本质的安抚人心的能量。

不需要看谁的舞台更绚烂,唱得更炸场,

又或是谁的技巧更完美,连续10秒HighC高音不带抖,

一部治愈的慢综艺,就像是在温暖的风中喝到微醺,

在繁忙工作中提起的心,可以好好安放,

每周五晚8点,上优酷,享受特别的慵懒时光吧~

最后一句

乐队都很专业,但我忍不住磕起了大提琴x吉他手

(版权归橘子娱乐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